登录社区: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网页功能: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搜索  

文档

下载

图书

论坛

安全

源码

硬件

游戏
首页 信息 空间 VB VC Delphi Java Flash 补丁 控件 安全 黑客 电子书 笔记本 手机 MP3 杀毒 QQ群 产品库 分类信息 编程网站
 内容搜索 网页 下载 源代码
热点文章
  我死了,你会娶别的女人吗
  [鬼故事]太岁灭城
  号称史上最恐怖的十个鬼故事
  千万别走错门
  电话的那头你在听吗?
  [推荐]血戒指
  僵尸出道历险记
  三千年佛的等待
  血色月光
  三个招鬼游戏
 
  感觉恐怖的游戏
本站原创
最新招聘信息

您现在的位置:立华软件园->文学天地->聊斋故事
电话的那头你在听吗?
发表日期:2004-02-06作者:红纱(SOHU)[] 出处:  

“喂!是你在打电话吗?”电话的那头传来一声男孩温柔的声音,我拿着电话怔了怔。

  

   “噢!对不起,我刚才一不小心按下了手机重拔键子,真的很对不起,打扰你了!”我向对方十分歉意的说着。

  

   “是这样啊!没关系!不过,重拔键——那你应该是我的朋友喽!”男孩好像是十分高兴的说道。

  

   我摇摇头,不好意思的笑着:“不!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这个手机电话是我同住在一起的那个姐妹的。她回自己家去了,可手机忘了带回去。所以……”

  

   “那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她?她叫诗。是你的朋友吗?”我说。

  

   对方的男孩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然后很沮丧的说:“不是,我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噢!”我点了点头。不过我并没有挂下电话,对方的男孩也没有。我们似乎都很沉默,是否是因为我们都很寂寞?我不知道,不过我是这样。

  

   ……

   “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对方轻轻的说了一声。

  

   “我叫媚儿!你呢!”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名字告诉给这个并不熟悉的人,不过还好他也告诉了我。“我叫生!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嗯!”我很高兴的答应了他,让那些疑虑见鬼去吧!对方听到了我的应声也很高兴:“媚儿,知道吗?我在这里真的很闷,开始还有一两个朋友给我打电话来,可是他们现在都离开了我,所以我在这里好孤独!”

  

   我听完电话里的那一声叹息声也颇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不过我马上想到一个好方法,于是,我立即移动到了一面镜子的旁边,不过动作太快,撞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什么声音?”生好像听到了。

  

   “噢!没事!是我撞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那你痛不痛?伤到没有”生很关心地问。

  

   而我却笑了:“没事!是我的轮椅撞到上面!”

  

   “轮椅?你是坐在轮椅上的女孩?”电话的那头传来生的惊讶声,“这么说,以前我的朋友说的是真的喽!”

  

   “什么?什么是真的?你的朋友对你说什么了吗?”我疑惑的问。

  

   “噢!没,没什么!”看来生并不想直面回答我的这个问题,我也就没有再问。不过我想到了刚才打断的事:“对了,生,我告诉你一个可以赶走孤独的好办法。反正这对于我很奏效!”

  

   “什么好方法?”生好像十分愿意听。

  

   于是,我非常高兴的说:“就是照镜子啊!我每当感到孤独的时候,都会照镜子,跟镜子中的自己说说悄悄话,说完之后,真的感到孤独感减少不少。怎么样是个好办法吧?”我得意的笑着。

  

   他也笑了:“的确是个好办法,不过可惜,我们这没有镜子。”

  

   “没有镜子?我知道你在和我开玩笑!不过我给你讲理由的机会。”我摆明了要听他怎么解释。

  

   “因为……你的电话响了!”

  

   铃……,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早已经响了起来,我很不好意思的对生说:“真的很对不起,我接一下电话!”于是我把朋友的手机放在了桌子上,笨拙了掉转了轮椅的方向,来到了床边的小桌上,电话早已是响了第二次了。拿起电话响起了电话那头诗的声音:“媚儿,干什么哪?这么半天才接电话。这回时间可是比哪一回都长啊!”我笑了,我的好朋友诗就是这样,活泼可爱,反正跟她的名字大相径庭。“诗!你的手机忘在这,着急了吧?”

  

   “什么着急,我手机没费了,我还没交费呢?”

  

   ……

  

   “什么?不可能,你别开玩笑了,我刚才还通话呢?”我极力证实着她在说谎。

  

   “呵~你在通话?跟谁通话?手机在我临走的时候就已经停了,所以我才没带在身上。好啦!我有事正赶时间,我打电话来就是想告诉你,晚饭你先自己料理一下,别等我了。”

  

   “可是,我真的……”我激动的好像要从轮椅上站起来,但是我知道那是徒劳的。

  

   “哎呀!媚儿,手机真的停了。除非你跟鬼说话,你要再不信,自己拿电话往我手机打,你听是不是!好啦,我真的挂啦!”

  

   “我……”我刚想说是真的,电话的那头已经挂了。我不相信的快速拔动诗的手机号码,不一会儿传来:“对不起,此用户已停机……”我没有听完便放下电话,我呆在那,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在跟生讲电话的啊?怎么?……不可能,难道生……不可能,这决不是真的,不是。我一定要问清楚。于是我把目光落在了诗的手机上。我用手转动着轮椅的轮子,动作由慢到快。轮椅还没停稳,我便一把把手机拿了过来。天啊!看来诗说的是对的——手机显示不是处在通话状态,而处于待机状态。难道我真的在跟鬼说话。手机被我手中的汗水浸湿了,我真希望这是一场梦……

  

   “媚儿,你还在吗?”生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我发觉我开始想象电话的那一头,生是什么样子的。

  

   “媚儿?”我慢慢的拿起手机,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我……我在!”

  

   “媚儿,你没事吧?”生很关切地问。

  

   “没……没事!”我还是忍不住我心脏的剧烈跳动。可是生却沉默了,好一阵,他都没有说话。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让人透不过气。我慢慢的闭上眼睛,仔细听着电话那头对方的声音,但我知道,生的那头很静,很静。

  

   ……

  

   又过了许久,生终于说话了:“媚儿,你一定知道为什么我们这没有镜子了吧?”生的声音很深沉,不是想像中的阴冷。

  

   “因为地狱没有镜子是吗?”我有些胆怯的回答,我听到生的吸气而又叹息的声音:“媚儿,你说的不是完全对,是啊,我们这没有谁会照镜子,但我们这不是地狱,而是天堂。”

  

   听到这我的心里仿佛开朗了一下,在我的头脑中,仿佛浮现出那充满爱的地方:“那这么说你是天使!”我问。

  

   “不,我只是天堂中的一个灵魂。媚儿,其实你真的不用怕我,我是真的想和你交朋友。”生迫切想得到我肯定的回答。

  

   我点点头,把手机换了一支手,然后用另一支手转动着轮椅的轮子:“生,我来到了窗边,我正在看着天空。”我能听出来,生笑了,他仿佛认为我正在看着他。

  

   “媚儿,你终于知道我所在的方向了,不过我们这的窗子,却看不到天空,只能看得到太阳。”

  

   “那,你们这一定很温暖,因为太阳是温暖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我感受到了阳光给我的爱。

  

   “是啊!来这的都是好人,所以上帝让我们生活在这四季如春的天堂中。”生喜悦的说着。

  

   “生,是不是好人死后都会去那!”我问着,因为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是啊!”

  

   “那我想找一个人。这个人曾经救过我。”

  

   电话那头生的语气停了停,然后说:“好啊!我愿意帮你,那你能告诉我那个人的名字吗?也许我认识。”

  

   我摇摇头:“我不知道。”

  

   “那他生前住在哪?”

  

   我还是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生又想了想问:“那媚儿,你希望我怎么才能找到他呢?”

  

   我低下了头,回忆着记忆中那个人的样子,可满脑子都是那种血淋淋的画面,不过,我还有一个印象,那是我回眸的一刹那,看见他的样子:“生,其实,我跟他并不认识。就在六年前,那年我十七岁。有一次在过马路的时候,我听到我的好朋友诗在身后不远的地方喊我,我就猛然回过头去,不过我却没有看正在叫我诗,因为我看见了一个男孩,他拿着一手拿着篮球,一手提着书包。他给人的感觉很有英气,我发觉他已经完全吸引了我的目光,因为他也在看着我。可就在我回头的一刹那,我看见男孩的表情变了,然后向我扑了过来。我发觉我被他推倒在地上,不过腰部还是被车重重的撞了一下。而他,那个男孩他被车从背部辗过,倒在我的旁边……而我发觉,他倒在那……他在看着我,我想站起来看看他究竟怎么样。可是我的腿却没了支觉……我是亲眼看见男孩……离开人世的……,于是我爬向他……,拉住他的手……,我在说着……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说到这我哭了,泪不止不住的流下来,我发觉我真的说不出任何话来,只是一味的哽咽。当时的事故仿佛又一次在发生在我的面前,而我心里那深藏已久的情感和内 疚又一次涌了上来。

  

   生的那头很静,只是好像也有那么一丝的伤感。我们彼些拿着电话很久。也许是他想让我的情绪稍许平和一些。

  

   ……

  

   “媚儿!其实他并没有怪你!”电话的那头终于说话了,可话语听起来让我有了一些震惊。我抬起哭得红肿的眼睛看着天空:“为什么?……难道你们认识!”

  

   生并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叹了口气:“媚儿,想知道那个男孩的名字吗?”

  

   “嗯!”我的心一下子揪着很紧,因为好紧张。

  

   “他叫生!”生很简洁的回答。

  

   “你?”我不相信,因为我认为他在和我开玩笑:“为什么?”

  

   “因为喜欢你!”我并没有反驳他,只是发出了嗤笑。而生并没有理我, 继续说着:

  

   “那天,我刚刚在学校打完篮球回家,本来我可以更早一些的。但是我看到了你,结果错过了一班车。记得那天,你穿着一条碎花的裙子从身边走过,你给我的感觉就像身处春天。正巧,在过马路时,你掉了一支笔在地上。于是我想把它拾起来还给你。可我刚跟了上去,你后面的同学就叫你。你一回头,却看着我。从你的神情中我看得出你并不讨厌我,我很开心,真的。本来我想上前打声招呼的,可这时我却看见一辆货车从不远处驶了过来,车速很快想把你拉过来是来不及了。我只能上前推开你,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见你正在看着我,而且哭得很厉害。我知道我快不行了,因为我的全身都动不了了,而且我已经没有了想呼吸意识。只能躺在地上,我看着你,看着这个只是在生命结束的前一刻才喜欢上的女孩。”生的声音越来越温柔,我感到他在生命结束的时候并不痛苦。

  

   “真的是你?”我的手在颤抖:“你真的没有怪我?”

  

   “没有,傻丫头,我还在这遗憾呢?要是我早把你推开的话,也许你还可以站起来。”生在电话的那头逗我。可我怎么笑得出来:“生,是你给我的第二次生命,可我却害得你离开了人世。还有,被车从身上辗过去一定很痛吧?”

  

   “痛?没有!一开始有些,后来就感觉不到了,真的!”生好像满不在意,可是他越说不在意我的心里却越在意:“生,可现在却是我害得你在天堂这样的寂寞。”

  

   电话那头的传来生的笑声:“媚儿,其实我在天堂生活的很好,这里什么都有,不过,这的人都是用的飞的。所以除了车子和镜子我们这并不比你的人间差。不信,你想再想想,我们这都安上电话了,还有什么不可以的。”生笑了,我也笑了。是呀!都通上电话了,哎!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连忙说:“生,那为什么我们会通上话呢?”

  

   生想了想:“其实,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不过我的朋友曾告诉我。由于我们的空间也聚集着很多的电波,有时候,哪怕是云层中产生闪电,都会把电波转过来。所以……。不过,我朋友也说这种事情发生的机率还是非常的小。”

  

   “我真的很想见到你现在的样子,我们会见面吗?”我有些伤感的问,因为我早已经知道答案了。

  

   “会的!”生的回答却出忽了我的意料:“真的会吗?”

  

   “天堂里的人从来都不说谎!”我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那……为什么?”

  

   生又笑了:“我的朋友们都回到人间去了,我想我也应该回去了。天堂只是我短暂的居所,我想我会重新做一个人,而且我一定要找到你!”

  

   “会吗?”不管生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已经很感动了!

  

   “媚儿,一定要等我噢!”我微笑着点点头,应了一声。眼睛却又一次流下泪来。

  

   ……

  

   “媚儿!会唱歌吗?”生又问我。

  

   “唱什么?”我擦了擦泪水答道:“不会是《天堂没有车来车往》吧?”

  

   “哈哈……”他显然被我逗笑了:“媚儿,会吗?”

  

   我摇摇头:“不会!”

  

   “那你会唱什么,什么都可以!我真的很想听,真的?”生像小孩一样,我笑了笑,又故意逗他:“黄梅戏,行不行!”

  

   “行!”他笑得更大声,我也笑得更厉害了:“生,那你为什么不唱!”

  

   “我唱歌跑调!”生有些难为情的说。

  

   “可是我想听!”我还是不依不挠。

  

   “那好吧!嗯……嗯!”生清了清嗓子:“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

  

   “停!”我严重的制止了他的行为:“停!是有些难听。不过还好,可以称得上是音乐!”

  

   “嘻……”生笑了:“该你的了!”

  

   我想了想:“那好吧!我就给你唱一个我们这里前些时最走红,也最感动人的一首歌好了,歌的名字,以后回人间的时候自己猜吧!我唱啦!”

  

   “嗯!”生笑着应了一声。我也清了清嗓子:“我要控制我自己,不会让谁看见我哭泣,半装作漠不关心你,不愿想起你,任你消失在世界的尽头……”

  

   生听得很入神,而我则边唱,边悄悄打开了窗边那个阳台的门。转动轮椅,我移动到阳台上,室外的空气很清新,而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几年的心结终于解开了,这是我的一次奇遇,也让我这平凡的一生而变得不平凡。在电话那头的人啊!你知道吗?我正用心的为你唱着这支歌!我——也会用心的等着你回来……

我来说两句】 【发送给朋友】 【加入收藏】 【返加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中搜索 电话的那头你在听吗?

 ■ [欢迎对本文发表评论]
用  户: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关于我们 / 合作推广 / 给我留言 / 版权举报 / 意见建议 / 广告投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1-2003 Allrights reserved
e_mail:站长:webmaster(at)lihuasoft.net
网站编程QQ群  
京ICP备05001064号

页面生成时间:0.54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