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社区: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网页功能: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搜索  

文档

下载

图书

论坛

安全

源码

硬件

游戏
首页 信息 空间 VB VC Delphi Java Flash 补丁 控件 安全 黑客 电子书 笔记本 手机 MP3 杀毒 QQ群 产品库 分类信息 编程网站
 内容搜索 网页 下载 源代码
热点文章
  烟与爱情之校园版
  给有处女情结的男人:女人的..
  给我一秒钟,让我来得及说爱你
  《阿甘正传》电影剧本全面浅析
  燃烧的女色
  天使的羽毛
  七十年代生人的个人历史[转]
  处女,谁说你不在乎之 爱和性..
  三世的轮回
  第101次求婚
  这种女人,是值得珍惜一辈子的
  第一个转身的人是天使
本站原创
最新招聘信息

您现在的位置:立华软件园->文学天地->情感地带
很爱很爱你
发表日期:2004-04-27作者:转自SOHU[] 出处:  

   在飞机上季风一直想着他刚从一本书上看见的一句话: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他想起他们的十年之约,他和雨儿将有的十年的等待。他摇摇头,似乎要从这种思维里摆脱出来。他理解让雨儿走出那个让她窒息的家是很艰难的一步,但他不知道他将怎样在孤寂无边的等待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他只知道,他爱雨儿,有时候象个精灵有时候又过于沉稳保守的雨儿占据了他全部的生命,他可以给她自己的一切。

  来到雨儿所在的这座南方的城市,一下飞机他就给雨儿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他住的酒店。他心里明白能见到雨儿的机会几乎为零,所以他打完电话就找了附近的一个排档去吃饭,他知道他们之间的心结横亘在咫尺天涯,在这个雨儿生活的城市里,他心里却比在千里之外更加地痛。他叫了两瓶啤酒慢慢地喝,想慢慢习惯这样熟悉却又陌生的距离。

  接到电话时,雨儿正试图和季风联系,因为在几个小时前季风的手机突然关机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正着急里接到电话,那一瞬间雨儿失去了判断力,她楞怔了片刻,看着秋风从眼前刮过,带着几片尚绿的树叶,她曾经夜夜在这窗口期盼着季风有力的臂膀能带她飞到天上,能让她不再过这种暗淡而焦虑的日子。和平常比起来,今天的电话里季风的声音显得干巴巴的,不带什么感情色彩,这更让雨儿心里空落落的。她发了片刻的呆就跑下楼去,什么也没想地开车来到酒店。知道他去吃饭了,雨儿于是站在酒店门口心里又痛又怕地期盼着季风的突然出现。

  那个夜晚的风似乎格外地冷,天就要下雨,显得潮湿黑暗。给女儿念的童话书中说把最心爱的戒指戴上中指,右转三圈,生活会有奇迹。雨儿转着戒指,只见车河灯光在眼前流动,雨儿恍惚觉得自己正站在梦里,她伸出手去想抓住些什么。突然手里的电话响了,女儿稚嫩的声音:“妈妈快回家,我害怕!”顷刻间现实象一把刀划破梦境,雨儿从云端跌落。没有奇迹发生。

  雨儿回到车上,给季风发了一条短信:亲爱的,我来了,我走了!

  欲雨的风中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

  “????????”季风的短信满是疑惑。

  “你在哪?”

  “我在酒店门口,不过现在要走了。”

  “你等着我马上到!”

  雨儿的眼泪流下来,她知道季风会在很短的时间赶过来,她关掉了手机。

  她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哄着哭累了的女儿睡着了,嘴里还在机械地说:“宝贝快睡,宝贝乖。”

  窗外下起了大雨。临近秋天却下这样的大雨,让人无端产生惊惧。在丈夫长期不在家的日子里,这种天气总是雨儿最惧怕的。雨儿在黑暗中大睁着双眼,眼泪从耳边无声地落下,风雨声此刻在雨儿心中如排山倒海般震耳欲聋地响着,雨儿蜷缩在被子里,全身发冷。电话铃声也在夜色里一声声持续不断,那声音和满世界的风雨声比起来却微弱无力。雨儿不敢再做些微地挣扎,她想她就这样认命吧。

  可忽然她的心一阵剧痛,她觉得那个熟悉的气息就在她的身边。她慌忙拿起电话,季风的声音遥远而飘忽,风雨声遮住了他的温暖。

  “我在你楼下。”

  雨儿冲下楼,把车开到站在雨里的季风身边。

  季风又走进了他常做的梦里。梦里的雨儿面容模糊,只有身上的白衣裙发着淡淡的光泽,她的脸消瘦而苍白,嘴唇微翘着,象是等待一个亲吻。季风不由自主地把浑身冰凉的雨儿拉进了怀里,他闻到雨儿长发上潮湿的百合花香。他抚摸着雨儿如花瓣一样柔软而脆弱的嘴唇和身体,在迷离中喃喃地说:雨儿,你就是我的梦,你是我的,我要带你走,我要带你去北方!然后他被无助的欲望淹没了,陷落到令人窒息的激情当中。

  恍恍惚惚,雨儿又到了那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山坡上总长着高大的榕树,身边的人来来往往。雨儿却总在这一片祥和中惊惶失措,她找不到回家的路,也找不到和她同行的人了。这时季风总会适时出现,他阳光般的声音传来:跟我来。雨儿把手放进季风宽大的手掌里,如同下坠时突然踏到平地,她长长吁一口气,踏实地睡去。而这次的梦里还带着雨,在那个浑身是雨的人的怀抱里她忘记了她的坚持,顷刻间她被激情融化了。她就象久盼春天的花朵一样,在渴望已久的春雨中一次次绽放。她多想紧紧地抓住他,让他在她的生命里,永不消逝。

  像是一场末日的狂欢,销魂而短暂。

  雨儿被女儿怯怯的声音唤醒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女儿的小手摸在雨儿的额头正试探妈妈是不是生病了。雨儿一下子惊醒过来,歉疚地搂过女儿轻声问:“宝贝饿了吧?”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向前走了,她打开手机给季风发了短信:对不起,我别无选择,但我会永远爱你。关机后她摘下胸口那条她戴着从来不取的项链,放肆地流下泪来。

  每次想到他们的未来,雨儿都会无奈地说到分手。

  “我什么也不能给你。”

  “有你的爱就够了。”每次季风都坚定地回答。

  “可我愿意看到你幸福快乐。”

  “和你在一起就是我的幸福和快乐,没有什么人能走近我了。”

  “我可以放手,让你自由。”

  “晚了,你已经走进了我的生命。除非我死了,我才能得到那份自由。”

  每听到他这样说,雨儿都会连啐三口,她不愿意听到死这个字,她愿意季风为她活到地老天荒。

  偶尔软弱的季风也曾经问过雨儿:“分手后我们还能做朋友吗?”雨儿毫不犹豫地回答:“不能。”她知道象他们这样形同生死的爱恋不可能如常人平静地面对,她不可能象当初他们刚遇见时那样叫季风做大哥。那种撕心裂肺永远都是伤口,每触一次都是痛。

  要么长相厮守,要么永不相见。

  雨儿开始失眠,绝望的爱情在秋意阑珊中潜行。偶尔沉睡的梦里会见到雨中失魂落魄的季风。她伸手去抓,却总会跌落在风里,在自己的惊叫声中惊醒。

  雨儿常常会在半夜打开她关闭了的手机,一遍一遍用手指在屏幕上写着:我爱你,用我的生命爱你,永远永远!她选择发出,却总是摁了一半号码倏然惊醒,她知道那个号码不再属于她。

  季风又开始了一个人守着电脑的生活。他点着一根烟,让若有若无的萨克斯响在记忆的醇香中,一种生命远去的虚空侵蚀了身体里边的嘈杂,他常常会大脑一片空白,他会听到自己灵魂远去的脚步声。烟灰燃到手指,他才会从恍惚中惊回现实。

  他想起雨儿说过的一句话:失去你的世界,空无一人。

  他开始上酒吧,也会偶尔喝醉了回家。有一次喝多了还自问自答地问酒吧老板:“你会为一个人等待十年吗?你能爱一个人一辈子吗?我能,我会等到自己的心枯老破碎,走进天堂!”他踉踉跄跄往酒吧外走,听到酒吧老板发出善意的笑声:“哥们,爱一个女人,只爱她一夜吧!”

  他知道那样是雨儿所不愿意的,也是他自己鄙视的。于是他选择了远行和攀山,过度的体力付出能让他在没有雨儿的夜里安然地睡去。在黑暗的尽头,季风找不到爱情了。

  雨儿家里的电话也失去了功效,偶尔的一次铃响能把雨儿吓得惊跳起来。

  冬天来了。那年的冬天变得特别的冷。还没入冬就已经下了好几场大雪。雪花卷着秋天的尘埃无声地落下,天开始变得越来越洁净。

  季风象往常一样坐在去公司的公交车上。在认识雨儿前,季风一直都是打车上下班的贵族作派,后来为了能多听到雨儿的声音,他开始把打车费用用在了电话上。现在又恢复了原来的孤独,但雨儿却再也不会从他心里消逝,他固执地延续着和雨儿在一起的习惯。

  手机忽然响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是短信。

  “如果我说爱你你相信吗?”

  “呵呵,你发错了。”季风想那是一对初初相爱的人儿之间的对话。

  “没错,就是给你,你是季风,我认识你,你不认识我。”

  “????”

  “我们曾经在旅途中相识,你给了我手机号码。那会儿我就爱上了你。”

  季风仔细想过,旅途中他的记忆全都和另外一个女人联系在一起,不可能结识别的女人,也不可能给别人手机号码。

  雨儿看着静静卧在手上不再响的手机,它是紫红的,发着温暖的光泽,象是一躲开败了的玫瑰,连刺都没了,沧桑挂满了花瓣。雨儿微微笑了。

  那天晚上雨儿睡得很踏实,她做了一个梦。在一个散发着清冷潮湿百合花香气的屋子里,女儿甜甜地睡着,脸上挂着微笑。雨儿穿着一身白的棉质睡裙,偎依在季风的怀里,季风暖暖的呼吸在她脖颈拂过。然后她听见季风温暖而磁性的声音:“睡吧,我在你身边呢!”

  以后每天季风都会收到一些或长或短的信息。

  “无法入梦的清晨伴随着雨声,有一声没一声,戴上耳机听suede凄美的歌声,感觉恍惚不知身在何处,无论何时何处若有你相伴,人生才得无憾吧?”

  “阴暗的午后,风雨刚洗过去;沏一杯茶,看氤氲的水汽舒展的叶芽,不饮只闻,且想着你,生命已然清醉,象酒至微醺,浑觉人沉杯中,与茶香共融......”

  “想为你开花,风吹落了枝芽;想对你说的那句话,已被雨淋落天涯。”

  “你是我灵魂的翅膀,永远飘不到天上,偶尔有些微风,也是我自己的想象。你是我梦中的海棠,永远吻不到我的嘴上,偶尔有些微香,也是我自己的想象。”

  雨儿吝惜着她的快乐,每天只发一两条信息。雨儿落寞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她想象自己和季风如影随形,无论到了哪里,她都会告诉季风她的感受。虽然没有回音。

  她在原来的忙碌中活得越来越踏实,那天晚上她又作了一个梦。梦里季风悄悄走近睡着的她,俯下身子温柔地亲吻她。她感觉到那种温润和质感,和那天雨夜里没有任何差别。

  “昨夜梦里有吻的花香,我跌进温暖不愿看天亮。”

  没了雨儿的消息,季风的手机除了工作上的事务,变得沉寂无声。收这样温暖的短信不知不觉成了季风每日里的期盼,虽然他从来都没有回音。有一次他断然拨了这个手机号码,那边接通后突然就没了声息,再拨,手机已关机。

  接着就到了圣诞节。这几个月来的思念象潮水涨过了头,季风的心被浸泡得失去了弹性,再没有雨儿的消息他就会窒息地死去。他拿起电话不自觉地就拨了雨儿的号码。

  “喂!”话筒里传来雨儿熟悉的拖着长长尾音的声音。那一刻季风的心里象被刀划过一样痛起来。他渴望这个声音渴望的太久了,他有好长时间说不出话来。

  “风?”雨儿一下子就猜出了是他。季风听着雨儿在话筒那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那叹息象拂过湖面的柳枝,划过一条水痕,转眼又平展如初。接着季风就听到了雨儿努力沉静下来的声音:“是你吗?你还好吗?”

  季风忽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噩梦一样,现在终于醒了。

  “雨儿,雨儿......”他一声声唤着,象是要把梦里的雨儿也给唤醒,“雨儿,你好吗?我想你!”

  ......

  停了好几秒,雨儿换了轻松的语调说:“hi,你在上班吗?在干什么呢?”

  “嗯,在工作。过节了,想问你平安。”季风又跌回到梦里面 。

  “我还好啊,你别太累了,老是工作工作,要注意休息。”

  “雨儿,是你吗?”

  “是我,当然是我。”

  “不,我是问那个短信,那是你吗?”

  “什么短信?我不知道啊。最近忙什么呢?”

  “没忙什么,还老样子。最近一个女人老给我发短信,可我不认识她......”季风没说完就停住了,他知道自己不该对雨儿说这个。

  雨儿在话筒那边轻轻地笑了,“风,你总是有魅力的,有别人象我一样被你吸引一点也不奇怪呀。”

  季风正想辩解,旁边的电话响了。“对不起,请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雨儿被那声对不起的客气刺伤了,她听了一会话筒那边嘈杂的对话声,在心里说“风,我爱你,永远!”然后轻轻挂断了电话。

  以后的日子里他们恢复了断断续续的电话联系,雨儿刻意营造的距离让季风不敢造次走近。他们通着平平常常的话,说着淡淡的问候,心里却都象潜伏着岩浆随时都要爆发。

  “路边的街灯,在黄昏时亮起,天明时暗去,它默默照着我门前的小路,舞一地婆娑的树影,就像你守候在我心里,守得我心神不宁......”

  “我呼唤你的声音,消失在那天的黑夜中,风雨突然静止,空气弥漫失落的爱情。”

  雨儿轻轻摁了发送,在季风号码出现的时候嘟起嘴巴在空气中吻了他。她缓缓盖上机盖,准备把手机放进包中。手机忽然发出了鸣叫,那个熟悉的号码发来了信息:“你到底是谁?是雨儿吗?”

  “雨儿是谁?我就是我,一个爱你的人。”

  “你说那夜的风雨是指什么呢?”

  “那是我心里的风雨呀,想你时的眼泪。”

  雨儿知道自己失言了,她无意中提到了那晚的风雨。

  那边迟疑了片刻,接着,雨儿的手机响了,雨儿听着“很爱很爱你”的旋律在空气中飘忽,她静静地听着,一动不动。

  “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对于我来说,这样就够了。能够默默地爱着你,我没有别的奢求。”

  转眼春天又要来了,天气变得阴雨潮湿,雨儿的胃开始不舒服。她微微皱着眉,继续给季风发着短信。

  “思念是一种无伤的痛,春华秋实总有时,相逢却是天边的云,欲语已飘落。”

  痛得难受了。“冷冷清清寻寻觅觅,在梦里燃一盏微笑等你,爱情在等待中憔悴成绝望的诗句。”

  雨儿家里的电话响了,季风的声音从干燥的北方传来,“你不舒服吗?”

  “没有啊。我很好。”雨儿掩饰不住的疲乏声音里带着病痛。

  “雨儿,你知道我一直爱着你,不管怎样,我都是你温暖的依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嗯。”

  雨儿在家里躺了几天,她把那个紫红的手机关了。

  再开机她收到好几条季风的信息:“?????”

  “怎么啦?你生病了吗?”

  “快给我回音!”

  她似乎听到季风霸道的声音,她轻轻笑了。

  “我在呢。”

  “为什么没消息了?”

  “想试试我在你心里的位置呀。”

  季风那边沉寂了半晌,“我要给你打电话,让我听见你到底是谁!”

  “不行!”

  雨儿关掉了手机。

  季风打了雨儿家里的电话。“雨儿,雨儿,是你吗?”

  “怎么啦?你有事吗?”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好吗?” “别老惦记我,我会好好的,没了你,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雨儿在季风的声音里又要迷失了。她想起那晚季风温馨的吻,想起他温暖的手,想起温柔的疼痛。她甚至闻到季风身上的烟草味道。

  “雨儿,你在吗?”

  雨儿回过神来,慌忙答道:“我在,我在。”

  季风坚定的声音传来:“那好,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会一直惦记你的!”

  雨儿听见电话被挂断的声音,那声音里隐藏着什么,让她心神不宁。她想把那短信停掉,可那成了她每日里的安慰和快乐,也成了她每日里的习惯,她舍不得放弃。

  “一场风雨,飘落一个季节,飘落两个生命;落花为泥,孕育着新生的爱情。”

  “放飞心中的千纸鹤,当一份不敢寄出的相思;为谁忘了眼前的风景、更迭的四季?只好幻化成你窗前的薄雾,陪你寄语成风,添情为雨。为你相思,又岂止朝朝暮暮?”

  季风那边又开始不回应了。但手机会时不时响起那段令雨儿伤心的旋律,“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我才安心。”雨儿每次都静静地听着,在心痛和胃痛里感受着情感的风雨。

  夏天还没到的季节里,雨儿却再找不回简单而温暖的快乐了,她的胃痛得越来越频繁。生日的时候她接到季风的电话,雨儿那声喂还没结束,季风立刻觉出了不对,“雨儿你生病了?”

  “没有啊,昨晚没睡好,有点疲倦。”

  “雨儿,你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你一定是生病了,我听得出来。我想去看你!”

  “不,我会去看病的,你别担心那,我没事的。”

  雨儿终于去了医院,但一去就再也没有出来。

  在季风的生日那天晚上,雨儿觉得自己飘上了天空。暮色深浓里,一个一个点着灯的窗户清晰地在夜空下闪烁,她不知道季风的窗口有没有为她点燃送行的灯光。她的灵魂和生命早在那个风雨交加的晚上被季风带走了。她一身轻松地任自己飞去,不再有疲累和心伤。她想起季风曾经和她说过的话。季风在一次攀山穿越中遇到了险情,他要雨儿猜那一刻他想到了什么,雨儿不吭声等他自己说出来,他说:“即使死亡也不能完全表达我对你的爱。”这次轮到雨儿了。雨儿微微笑了,“风,我试过所有的表达了,我所做的一切只是要告诉你:我爱你,不论生死。”

  她拿出手机写上:“即使死亡也不能完全表达我对你的爱。”

  发送这条信息耗尽了雨儿最后的力气。

我来说两句】 【发送给朋友】 【加入收藏】 【返加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中搜索 很爱很爱你

 ■ [欢迎对本文发表评论]
用  户: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关于我们 / 合作推广 / 给我留言 / 版权举报 / 意见建议 / 广告投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1-2003 Allrights reserved
e_mail:站长:webmaster(at)lihuasoft.net
网站编程QQ群  
京ICP备05001064号

页面生成时间:0.00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