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社区: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网页功能: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搜索  

文档

下载

图书

论坛

安全

源码

硬件

游戏
首页 信息 空间 VB VC Delphi Java Flash 补丁 控件 安全 黑客 电子书 笔记本 手机 MP3 杀毒 QQ群 产品库 分类信息 编程网站
 内容搜索 网页 下载 源代码
热点文章
  金庸笔下豪侠美女无耻下流大..
  金庸笔下痴女十二钗
  金庸小说最佳拍档
  决 斗
  [荐]金庸小说最佳遗言
  金庸小说妙语录
  我眼中的程灵素
  坟·桃花·女儿红
本站原创
最新招聘信息

您现在的位置:立华软件园->文学天地->武侠天地
决 斗
发表日期:2004-04-30作者:[] 出处:  

一 单挑

  

    时间:2004年7月的某一天,午后2:20

  

    地点:某市 G.A.M.E网吧

  

    今天的天气很热,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潮涌动,喧闹无比。但网吧内的气氛却冷酷得像冬天,宽阔的大厅里密密麻麻挤满了人。人虽然很多,但却异常的安静,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的见。

  

    今天,有两个人将要在这里单挑。

  

    某市的Cs高手们都不约而同的汇集到这里,就是要等着看这两个人单挑。

  

    网吧的大厅装修得非常豪华,到处都是华丽的游戏海报,东边的墙上,并排挂着两台大型Sony投影。大厅正中间,对着摆着两台电脑,左边的电脑前,坐着一个人。

  

    他就是要单挑的人之一,人们早早的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看他。

  

    他叫“死人”

    因为见到他的人,都要死。

  

    每个人都知道他杀人奇快,因为他们根本看不清他开枪的动作。

    每个人都知道他的枪法准,因为他们都在一招之内成为他的枪下的冤鬼。

  

    没有人看见过“死神”单挑,但他今天就要在大厅广众之下跟一个人单挑 !

  

    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就要在江湖上解决。

  

    人们就是要来看看这个热闹。

  

    “死人”留着一头短发,上身穿一件黑色帆布衫,下面穿一条黑色西裤,脚蹬一双黑色皮鞋。他斜靠着椅子,搭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烟,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花板。围观的人们,看着他旁若无人的样子,都不断的投来各种各样的目光,有的崇拜,有的羡慕,有的嫉妒。还有几个穿着妖艳的女孩直对他抛媚眼,但他一动不动,仿佛没有看见。

  

    这时,旁边走过来一个人。这人又高又瘦,头发染成红色。围观的人群中立刻就有人认出了他,他就是被成为 “上帝右手”的人,AK和M4高深莫测,而且性格极其变态残忍,最喜欢欺负新手。他是为G.A.M.E网吧看场子的。某市曾经有多少自认为个人技术天下无双的人到G.A.M.E网吧踢馆,但都惨死在他的手里。那些曾被他玩弄得生不如死的人看见他走了过来,都不免咬牙切齿,但一想起他可怕的枪法和凶残的本性,汗毛马上立了起来。

  

    “上帝右手”走到“死人”旁边,脸上堆满笑容,他毕恭毕敬的弯下腰,低声下气的说:“‘死人’哥,都2:30了,那个家伙不会来了吧?!他一定是害怕您的名声,不敢来了。”

    “……”“死人”转过头看了看他,突然吐出一口烟,全吹在他脸上,然后继续望着天花板。

    “……!!”“上帝右手”吓得赶紧退后了一步,眼神中露出一丝凶光,但马上陪笑到:“……您叫我放出消息,说今天要在这里单挑,围观的人都来了,可那家伙却还没到,如果让他放了鸽子,难免会对您的声誉有所影响……”

    “……”“死人”突然侧过身,转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上帝右手”。

    “是!是!他一定会来的!”“上帝右手”没敢多说,知趣的退到一边。

    “到底是什么人?何必劳动‘死人’哥大架?”这时从旁边走出来一个矮胖子,他小眼睛,一脸横丝肉,表情极其献媚。围观的人群里立刻就有人发出惊呼,原来是他!他就是G.j战队的队长,人送绰号“闪电枪”。G.j战队刚刚夺得了浩天杯CS大赛的冠军,他更是成为万众瞩目的人。他今天来到这里,一是想趁着CS高手齐聚一堂的机会,好好的表现一番,赚足人气。但他更想借着机会,在“死人”面前混个脸熟,也好抬高自己身价。“闪电枪”慢慢的走到“死人”的旁边,笑呵呵的说到:“‘死人’哥,我看根本用不着您动手,小弟我替你摆平!”

    “……”“死人”一动不动的看着天花板,仿佛没当“闪电枪”存在。

    “……”“闪电枪”讨了个没趣,脸上有点挂不住,但马上又故作镇静的说:“那家伙是谁?能让‘死人’哥亲自出手,真想见识见识!”

  

    “是啊,究竟是谁?”“谁能让‘死人’亲自出马?”大家都在心里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就在大家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的时候,突然,网吧的大门开了。

  

    强烈的光线从外边照射进来,刺眼的阳光使人不敢正视。

    耀眼的光辉之中,一个模糊的身影慢慢变得清晰。

  

    按照单挑的时间计算,那个人现在应该到场热身了,人们的精神都不由得为之一振。

  

    那个人慢慢的走进大厅,低着头从人群中默默穿过,气势非凡,与众不同。整个大厅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人们都注视着这个人,只见他穿着一套灰白相间的运动装,脚穿一双白色运动鞋,上衣的背帽扣在头上。黑洞洞的帽沿下飘散着金色的长发,飘动的长发后面露出一种深邃的目光,人们很难看清他的脸。他背后背着一个很大的黑色旅行包,紧握着背包带的双手带着黑色的手套。他低着头,一步一步从容不迫的走向大厅中心。现在是夏天,天气酷热,很多人为了避暑,都剪短了头发,穿得更是越少越好,但他奇特的装束却显的十分诡异。他慢慢穿过人群,走到电脑旁边,时间仿佛停止了一样。渐渐的,人们感到一种冰冷的寒气流淌在大厅中间。

  

    那是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没错,那就是杀意。

二 约定

  

    大厅里死一样的沉寂,围观的人看着他俩,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死人”斜靠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望着天花板,抽着烟。他站在原地,背着包,一动不动。两台电脑摆在中间。这个镜头仿佛定格了一样。过了几分钟,围观的人有点等不急了,变得烦躁起来。有的在想:他们不愧是高手,真是有型。有的在想:你们就算再有身份,也不能这么装酷,当别人不存在啊?!有的想入非非,把自己跟“死人”调换了位置,仿佛自己正坐在椅子上,君临天下。也有人怀疑他俩是不是都睡着了?!总之,各种各样的想法都有,大大小小的问号充斥在他们的心中。渐渐的,议论的声音慢慢变大,大厅变得喧闹起来。

  

    “你来了。”“死人”盯着天花板,突然冷冷的说到。

  

    大厅立刻安静了下来,恢复了沉寂,人们停止了谈论,竖起耳朵聚精会神的听着。

  

    “是,我来了。”他背着包,站在原地回答到。他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却有一种莫名的震撼力。

    “你为什么要来?”“死人”的语气依旧冷酷。

    “因为我来了。”他也冷冷的回答到。

    “你不该来。”“死人”茫然的表情似乎变得于心不忍。

    “我一定要来。”他斩钉截铁的说。

    “唉……你没有机会的……何必要来”“死人”无奈的说到。

    “如果我今天不来,那我永远都没有机会来了。”他冷冷的说。

    “一年的时间,你准备的还不够。”“死人”依旧仰望着天花板,淡淡的说。

    “一年的约定,今天就要做个了结!”他一边拿下背包,一边说,然后轻轻的把旅行包放到电脑桌上。

  

    原来,他们之间有一年的约定,他为此准备了整整一年,他整整等了一年。

    今天,他们就要在这里做个了结。

  

    “死人”转过头,看了看人群,然后对“上帝右手”使了个眼色。“上帝右手”心领神会,马上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转过身,面对众人说:“各位朋友,今天把大家请到这里,是想请大家做个证人。今天,‘死人’哥将要和这个人决斗,决斗之前,双方已经做出约定。也就是说,他们都打好了赌。俗话说‘愿赌服输’,今天不论谁胜谁负,失败的一方,就要履行自己的诺言。现在,我就把约定的内容告诉大家,希望今天到场的各位能做个公证。”

    围观的人一听,原来今天并非是踢馆单挑那么简单,居然是一场决斗!而且一方是大名鼎鼎的“死人”,看来赌注不能小!真是有好戏看了。

  

    “现在,我来宣布‘死人’哥的承诺。”“上帝右手”转过身,非常礼貌的指了一下“死人”,用宏亮的声音说到:“如果‘死人’哥输了,那他就要拜那个人为师。”

    “什么?!要‘死人’拜那个家伙为师?!”“不是听错了吧?!”大厅里马上喧闹起来,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不会是开玩笑吧?!”“以‘死人’的身份和实力,怎么可能拜别人为师呢?”“这也太夸张了!”“不可思议!”

  

    “如果,他输了。”“上帝右手”轻蔑的指了指那个带手套的人,不怀好意的说到。

    “怎么样?他会怎么样?”大家一听,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他,“‘死人’输了,要拜他为师,那他输了,他会怎么办?”

  

    “上帝右手”清了清嗓子,故意放慢了声音说:

  

    “如果他输了,那他一辈子都不许再碰Cs。”

三 一年

  

  

    大厅里一片肃静,人们都惊诧着看着那个男孩,密密麻麻的人群鸦雀无声。

  

    一辈子都不许碰Cs,这意味着什么?

    就好像让一位步履轻翎的舞者远离舞台;

    让一位嗓音优美的歌手不再歌唱;

    让一位妙手生花的画家不再动笔;

    让热恋中的情侣天各一方。

  

    一个人的一生都无法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一个深爱Cs的人无法在碰Cs,将会怎么样?

    没有人能想的出来,也没有人敢去想。

  

    但这个带手套的男孩,今天却做出了这个绝情的承诺。

  

    一种无奈的疯狂。

  

    “他到是谁?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安静的人群中,突然有一个人自言自语。大家都转头望过去,原来是一个正在沉思的中年人,他中等个,短发,国字脸。别看他一脸憨厚,此人却十分阴险,专门用跳狙。无论什么场合,他总是拿着一把Awp跳来跳去,稍不留神,你就会死在他的枪下。很多人都不满他的这种无赖打法,因此,大家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流氓兔”。

    “流氓兔”话音刚落,又有一个人说话了“‘死人’ 哥,您能不能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清楚?让我们知道他是怎么跟您结仇的?今天的输赢太大,我们都想弄个明白。”大家顺着声音望去,原来是一个戴眼睛的男孩,个子很高,苍白的脸还算清秀。他就是AK超强的Dr.One,很多人都认识他。

    “是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因为什么事啊?”“他是谁?”“说一说吧”人们交头接耳,议论起来,大厅又喧闹起来。

    “……” “上帝右手”一看场面混乱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回头看了看“死人”。“死人”面无表情,也看不出是什么意思。

    “我来说。”带手套的男孩突然说到,他稍微抬起头,飘动的金发下露出一丝冷酷的眼神:“我来把事情说清楚。”

  

    故事发生在一年前。

    G.A.M.E网吧,一个普通的夜晚,月朗星稀,已经10点多了。

    一辆奔驰从远处驶来,慢慢的停在网吧门口,车门一开,从车里走出1男2女。2个女孩都非常漂亮,她们嘻笑着,一左一右,挎着男人的胳膊,时不时的还挤眉弄眼,仿佛撒娇一般往男人的怀里钻。他们一走进网吧,服务员就立刻迎了上来,毕恭毕敬的引路。这个男人就是“死人”,他刚刚跟朋友们到舞厅跳完舞,喝得有些微醉,心血来潮,就带着两个女孩到网吧玩。

    他一进大厅,马上就有无数的眼光望向他,还有一些人站了起来。每天,都有很多人等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待他的出现。有的人,盼望能有机会跟他交手;有的人,希望能亲眼看到他现场的表演;有的人,能亲眼看到他一次就心满意足了。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之下,他径直穿过大厅,旁若无人的走上二楼,二楼的东边,有一间豪华包房,那是网吧专门为他准备的。他搂着女孩刚走了几步,旁边就走过来一群人,为首的人,身穿一身白衣,身材魁梧,仪表堂堂。

    “你好!你就是‘死人’吧!”那人说到:“我已经等你半个月了,我们是沈阳KoC战队的,我是队长兼主力冲锋手JacK.z。”

    “死人”仿佛没有听见他说话,继续向前走。

    “我们队刚刚获得Jx杯Cs大赛的冠军,我是本届比赛最佳选手,也是个人组的冠军”JacK.z连忙跟在“死人”后面,边走边说。

    “我可以跟你单挑吗?”JacK.z大步抢到“死人”身边,很礼貌的说到。

    “不可以。”“死人”看都没看他,冷冷的回答到。

    “为什么不可以?”JacK.z一脸惊奇,问到。

    “因为不可以。”“死人”说。

    “怎么才能可以?”Jack.Z不甘心。

    “当你可以的时候。”“死人”推开门,把两个女孩搂进包房,然后随手一关门,把正要张口说话的JacK.z关在门外。

  

    一个玩Cs的人,最想得到的,并不是荣誉和金钱。荣誉犹如过眼云烟,它只能代表你的过去,只能麻醉那些满足现状的懦夫;金钱是一张张奢侈的废纸,迷人的毒药,它让Cs变得丑恶,更让Cser变得堕落。

    一个玩Cs的人,最想得到的,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只有这个对手,才能给你玩下去的动力,让你不断的去挑战自己,去拼搏,让你发挥出100%的实力和120%的潜力。只有这个对手的存在,才能体现出你人生的价值和意义。

  

    JacK.z傻傻的站在门外,矗立良久。过个好长一段时间,他才反映过来,他痛苦的摇摇头,领着队员走下楼去。

    他找到了“对手”,但“对手”却不给他机会。对于他来说,这是个永远的遗憾。

  

    像JacK.z这样慕名而来的人,“死人”每次都会遇到一排,他每次都像这样把他们打发掉。

  

    包房内有两台配置高档的黑色电脑,看着电脑桌上深色1030和银色IE3.0上薄薄的灰尘,“死人”感到一丝心疼,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这里了。“死人”打开两台电脑,那两个女孩对电脑一窍不通,“死人”给她们打开几个娱乐网页,她倆看到那些高贵漂亮的服饰和几个帅哥就叽叽嘁嘁说个不听,金钱和帅哥,女人只关心这两样东西。

    “死人”带上HD580耳机,启动Cs,本来他想到CcsK的服务器上玩一会,但突然心血来潮,随手写了个ID,进到G.A.M.E网吧里一个人数是20人的局域网,地图是NUKE。过了半个小时,就听到楼下的喧闹声响起:“这个家伙是不是作弊啊?!”“好厉害啊,他是谁”“45:0,太强了!”“一定是作弊!”楼下的人沸腾了,他们不知道这个人是谁,都在议论着。终于,“死人”被一个叫Ryo人用AWP打死了一次,他按TaB键看了看Ryo的成绩,14:19。他漠然的按了Esc键,退出游戏。

    楼下的喧闹声渐渐的平息了,“死人”斜靠在椅子上,抽了一根烟,休息了一小会。然后又进了一个地图为TRAIN的网,他改了ID,20分钟后,就以33:0遥遥领先。楼下的喧闹声又逐渐强烈起来,有人直接用Y写到“zuo bi zhu! gun"然后很多人跟着附和,也有人写“ni shi shui?”“gao shou”,突然,有人用拼音写到“ni shi bu shi si ren?”这条信息马上引起了轰动,他们意识到这个“作弊者”就是大名鼎鼎的“死人”,很多正在别的网玩的人马上拼命的往里挤,希望能目睹“死人”的风采,甚至干掉“死人”。楼下干脆就有人喊:“Tw!nS,让我玩一会吧!哥们够意思!快!”“e.T | DirectoR,借我打一会,我请你吃饭!”“你会不会玩?!不会玩赶紧出去!空出地方让我上!”“谁让我上,我这盒玉溪就是他的!”“我出两盒玉溪!”

    正当楼下的人讨价还价,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死人”被人用手雷炸死了,这时他的成绩是50:1,他又退了出去。楼下立刻发出一片惋惜的声音,有人骂到:“妈的,谁乱扔的雷?把‘死人’气走了!”“是啊!真可惜!好不容易遇到他,还没见面呢!”“被他一枪打死的机会都没有了!操!” “以后不许乱扔雷了!”

    “死人”斜靠在椅子上,闭上眼,慢慢抽着烟,他在细细体会着游戏带给他的快乐,这种君临天下,笑傲群雄的快感。不过,这种快乐,他已经厌倦了,就像《笑傲江湖》里的独孤求败,一生求一败而不得,纵然是绝世高手,难免落得郁郁而终。而且,每一个Cser玩Cs的时间越长,水平越高,他就离游戏本身的快乐越远,那种超越胜负结果,来自于游戏本身最单纯的快乐。

  

    想到这里,“死人”突然冒出个想法,他用了一个最简单的ID:PLAYER,这是一个系统默认的名字,绝大部分Cs新手,连游戏ID都不会改的人才会用的名字。

    这是个菜鸟专用的名字。只有用这种名字,才不会被那些所谓的高手纠缠。

    然后,“死人”建了一个网,地图是iceworld,2个人。

    他想寻找过去的快乐时光,寻找那种纯粹CS的快乐。

  

    这时,有个人进了网。

    那个人的ID是PLAYER(1)

四 失败的胜利

  

    “死人”做T,第1局,他随手捡了一把P90 ,就从左边冲了过去。这原本是一种非常幼稚的打法,因为稍有经验的人完全可以通过脚步声判断出他的位置。但此刻“死人”的心态已经完全的放松了:这不是一场比赛,不需要像乌龟一样小心翼翼的移动;这里也没有什么输赢所带来的压力,他不认识对方,也不需要对方认识;他只是个普通的“PLAYER”,这只是场快乐的游戏。

  

    无论最后谁在枪声和鲜血中倒下,彼此都能感到快乐,这才是纯粹的Cs。

    这种快乐,刚刚接触Cs的人都能体会到,而且,也只有刚刚接触Cs的人才有权利去体会。

  

    做任何事情,时间长了,就会产生功利心,自然而然的把输赢看得很重。当你眼中只有输赢的时候,你就早已经把所有的快乐扔到一边了。

    玩Cs的人,玩的时间越长就越在乎输赢。

    越在乎输赢,就越快乐不起来。

  

    但“死人”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他冲过去的时候,就没有想到生和死。他知道,只有忘却了生死,才能找回原来的快乐。

  

    他冲到墙边,纵身一跳,像鸟儿一样自由的飞了出去,在空中转身举枪。

    只见Player(1)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死人”人刚落地,甩手一枪,就把Player(1)暴头了。

    第2局,“死人”直接从中间冲了过去,转身,看见Player(1)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声枪响,Player(1)又倒下了。

    “他怎么一动不动呢?”“死人”想,:“也许是个菜鸟吧,不过,就算是个菜鸟,也应该会动。要不就是对方死机了,如果下局他还是一动不动,就把他Kick了。”

    第3局,“死人”直接跑了过去,果然,Player(1)还是站在原地一动没动,看来他是死机了。“死人”调出控制台,打出“Kick Player(1)”,刚要按回车,屏幕上突然显示出对方用Y键说的话:“wo men zai zhong jian da hao ma?”

    “原来他没有死机,只是一直在打字告诉我在地图中间打。”“死人”明白过来,“不过,打这么几个字,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死人”想。

    “Ok zai zhong jian da”“死人”回答到。

    “xie xie :)”Player(1)写到。

  

    “死人”刷了一下网,重新开始,0:0,“死人”突然感到心中有一种强烈的激动和兴奋,久经杀场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太多的恩怨,太多的胜负,已经让他变得麻木不仁。能轻轻松松的玩一次Cs,已经成为奢侈的梦想。今天他终于可以享受这个梦了。他捡了一把TMP,在右墙边晃了几下,只见 Player(1)慢慢的走了出来,原地转了两圈,似乎还在找枪,他一扣扳机,Player(1)飞了出去,倒在血泊之中。1:0

    第2局,“死人”扔了TMP,捡了把MAC10,在墙角停了一下,然后闪身而出,看见Player(1)正站在中间一动不动,一声枪响,Player(1)又被暴头了。

    第3局,“死人”没有上子弹,直接蹲在中间。过了一会,Player(1)才慢吞吞的从路口的右边走了出来,一声枪响,HeadShot。

  

    就这样,“死人”打了99局,99:0领先。

  

    他不但没有高兴,反而很失望。

  

    他赢了,却比输了还要痛苦。

    因为对方根本没有还手。

  

    这是一种侮辱!

  

    这种侮辱,并非是因为对手水平太高,把自己打得体无完肤,毫无自尊。从更深层的意义上说,如果对手通过强大的技术蹂躏了你,表面上这看似一种侮辱,但这往往更像是一种鞭策和激励,如果你想要报仇,你必须变得更强!你报仇的过程,就是你进步的过程。

  

    没有天敌的动物往往是最先灭绝,

    有天敌的动物则会逐步繁衍壮大。

    “死人”深深的懂得这个道理:

    要感谢你的敌人。

  

    而那个Player(1)呢?他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输赢,不在乎“死人”的热情投入。无论“死人”怎么认真的玩,他都像一个旁观者,每当“死人”兴致勃勃的冲过来的时候,他仿佛是在看耍猴。

  

    Player(1)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玩的是什么,也许是Cs,也可以是超级玛莉。

  

    一位伟大的画家,辛辛苦苦创作出的作品,被一个盲人买去。这个画家会怎么想?!

    一位拥有天籁之音的歌手,满怀豪情的唱罢一曲之后,发现台下鼓掌欢呼,品头论足的人们都是聋子,她会怎么想?!

    一位身怀绝世武功的武林高手,跟一个3岁小孩决斗,他会怎么想?

  

    就算一个画家的作品再美丽,但在一个盲人面前,他的画跟一张废纸无异;

    就算一位歌手的嗓音再优美,在聋子的耳中,她的歌声跟那些街头巷尾的刺耳噪音没什么区别;

    就算一位武林高手的招式再高超,再玄妙,对于一个3岁小孩来说,他的武功跟其他无名小辈没什么不同。

  

    这才是真正的侮辱!

    让你的辛苦努力变得毫无价值,让你的人生意义变为零。

  

    别人可以说你丑,说你穷,说你笨,说你懦弱,可以用任何恶毒的贬义词来骂你。

    这些,你都可以接受。

    但别人不能说你“没用”!

    一个男人,就是不能让别人说自己“没用”

    除非他不是男人。

  

    “死人”现在就被这样侮辱了!虽然他身怀绝技,但是,却遇到这样一个漠视CS的一个人。

    就算“死人”技术再强,枪法再准,反应再快,那又怎么样?!

    在Player(1)眼中,打头跟打脚一样,反应快慢都一样,P90跟AWP一样,生死都一样。

    什么技术,什么枪法,那都是空。

  

    而且,看样子,Player(1)并非不会玩CS,他还懂得用Y键打字,难道是故意装的?如果他会玩CS,还装成这样,那就更残忍了!你既然不想玩,你为什么还要玩?!

  

    一个高手侮辱一个菜鸟,很简单。

    一个菜鸟侮辱一个高手,更简单!

  

    “死人”99:0领先,却比输100次还要痛苦!

  

    “死人”气势汹汹的冲出包房的时候,包房内的两个女孩早已经被“死人”愤怒的神态吓得目瞪口呆。“妈的!,居然敢玩我!”“死人”怒火中烧,还没有人让他如此动怒过!他怒气冲冲的跑过过道,刚走到楼梯口,忽然看见左边第一台机器的屏幕里正是iceworld,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一看正是他建的网。

  

    坐在电脑前的,是一个带帽子的人,背影很瘦弱,“死人”静静的走他旁边,却看不清他的脸。

  

    但“死人”发现

    这个人的双手上带着黑色的手套。

五 永远被杀的人

  

    带帽子的人没有发觉“死人”已经走到他的身边,他以为对方还在网里玩。他聚精会神的看着屏幕,等了好一会,也不见对方的身影,就焦急的向左路跑去,然后等在那里。

  

    他那双带着黑色手套的手,动作非常的笨拙,仿佛不听他的控制。有时候,甚至连键盘上的按钮都按不准。难怪打几个简单拼音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刚才是你在玩吗?”“死人”看了他玩一会,冷冷的问到。

    “哦?”他被突然出现在身边的“死人”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常态,笑着说:“是的,呵呵。”

    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声音,原来这个带帽子的人还是一个十八,九岁孩子。

  

    但他清脆的嗓音中夹杂着少许沙哑,以他的年龄,不应该有这种怪异的嗓音。

  

    “你他妈的不会玩CS吗!?”“死人”突然目露凶光,狠狠的骂到。

    “啊?!”带帽子的孩子吃了一惊,看着“死人”,表情僵硬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会毫无原由的骂自己,过了一会,他才紧张的说到:“啊……我……以前……现在……不会玩。”

  

    “以前,现在”,这本是很矛盾的两个时间概念,却从他嘴里一并说出。

  

    “不会玩就别玩!”“死人”盯着他,恶狠狠的说:“听着!以后不许你再碰CS。”

    “……为……为什么?”带帽子的孩子转过头,表情很惊讶,似乎又很愤怒,他望着“死人”,眼中放射出一到亮光,冷冷的问:“……我为什么不可以玩CS?!”

    “为什么?!”“死人”冷冷的笑到,一把拽住男孩的衣领,把他从椅子上拎了起来。男孩想挣脱,但双手似乎使不上劲,“死人”扬手一甩,把他摔了出去。男孩飞的很远,把旁边的空椅子也撞倒了,“死人”走过去,对着爬在地上的男孩说:“看看你那双手,居然还他妈带手套!就是不许你玩Cs!”

    男孩很费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说到:“那又怎么样……为什么不可以玩CS啊……”

    “去你妈的!”“死人”一拳打过去:“我叫你玩!”

    这一拳正打在男孩的脸上,男孩瘦弱的身体又飞了出去,重重的摔了地上。

    这时网吧里的人都聚集过来,把“死人”和男孩围在当中。“怎么回事?”“不知道啊!”“怎么打架了?!”“‘死人’动手了!”“‘死人’这一拳真狠啊!”人们看着“死人”把男孩打倒在地,不停的议论着。

    “听着!以后不许你再玩CS!”“死人”狠狠的说到,“不然见你一回打你一回!”

    “……为什么……”男孩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他想扶一下椅子,可是手并没有碰到椅子,身体一斜,又摔到在地。但他又摇晃着站了起来,嘴里不停的说:“……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玩CS……我就是想玩Cs……”

    “我让你玩!”“死人”走过去,狠狠的拽住男孩的头发,他本想拽着男孩的头发把他摔出去,但手一拉,把男孩头上的帽子刮掉了。

  

    “死人”突然停下了动作

  

    因为,“死人”看清了男孩的脸

  

    那是一张让人无法忘记的脸。

  

    男孩长得很秀气,皮肤很白,但他的右半边脸上,有着一条长长的倾斜的疤痕,那是烧伤留下的疤痕。这条凶恶的伤疤,横断了他的右脸,在他秀气的脸上显得那么刺眼!

    “啊?!”“怎么?”“好吓人!”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他们都注视着这张狰狞可怖的脸,都吓得瞠目结舌。

  

    “死人”松开了手,然后拽下了男孩的手套,男孩垂着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没有反抗。

  

    那是一双被严重烧伤的手,红肿的烂肉上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左手的几个手指已经变形了。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也没剩下多少肉。

  

    寂静的大厅里,传出了悲痛的哭泣声“……我要玩CS……”男孩摇摇晃晃的站在原地,低着头,泪水顺着脸庞流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打Cs………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想玩CS………”

  

    “死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围观的人也都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算了吧,你这残疾人也想玩Cs?”“死人”突然冷笑着说到:“你别在侮辱CS了!”

    “……为什么?!为什么说我侮辱Cs?!”男孩转过头,停止了哭泣。他狠狠的盯着“死人”,愤怒的问到:“……为什么我不可以玩Cs?!”

    “……自从我被烧伤后,同学们都看不起我了,朋友也都疏远我……”男孩低下头,自言自语到:“……我可以没有朋友,我可以没有尊严,我不需要别人怜悯…………但我不能没有Cs!!!”他抬起头,眼睛紧紧盯着“死人”的眼睛,轻轻说到:“……你知道吗?我曾经多么热爱Cs吗?……你知道我的水平吗?…………后来我受伤了……双手变成这样…………虽然我不能再好好的玩Cs,但我宁愿做一个永远被杀的人………也不要离开Cs………它是我的最爱!!”

    “哼哼!就你还会玩Cs?!”“死人”冷笑着说到,他一把拽住男孩的衣领,又把他的身体拎了起来,看着男孩的脸,轻蔑的说到:“连一局都杀不死我,还有什么打Cs的价值?!你是个垃圾!!”

    “谁说我杀不了你?!”男孩虽然被“死人”拎了起来,但他却昻着头,目光如炬:“如果我能恢复受伤前80%的能力,你跟本不是我的对手!!”

  

    “哈哈!他说什么?!”“是不是疯了?!”“他说以他80%的实力就能赢“死人”?!” “是不是被打傻了”“哈哈哈!”“SB!”旁边的人听到男孩说的话,都笑得前仰后合。

  

    “死人”拎着男孩的衣领,一动不动。他看着男孩,看着男孩的眼睛,男孩也看着他。

    “死人”从未见过他 ,也不曾听说过他的名字,不知道他是谁。

    但“死人”却相信这个男孩说的话绝对是真的。

    因为,他看到了男孩的眼神。

    一个绝顶高手的眼神。

  

    “好,既然这样,我们就做个约定。”“死人”松开手,把男孩放了下来。他冷冷说到:“你需要多长时间?”

    “一年”男孩说的很坚决。

    “如果你输了,怎么办?”“死人”盯着男孩的眼睛,冷冷的问到。

    “如果我输了,我再也不会碰CS!”男孩用冷酷眼神看着“死人”,斩钉截铁的说到。

    “好,如果我输了,我拜你为师!”“死人”回答到。

六 决斗1

  

    大厅里鸦雀无声,围观的人们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俩。

  

    “死人”依旧斜靠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望着天花板。

    男孩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人们听完一年前所发生的故事,感慨万千。他们看着这个带手套的男孩,原来他竟是这样一个悲剧人物。

    人们更关心的是,这个男孩究竟强到什么地步?!

    “死人”等了一年,就是为了跟他决一胜负。

  

    “你的手好了么?”“死人”突然转过头,看着男孩的手问到。

  

    这双手,就是一个Cser最宝贵的东西。

    你可以用这双手来数钱,也可以用这双手来玩女人,但你不一定能用这双手打好CS。

    围观的人群中,有不少人都低下了头,他们看着自己的手,今天才发现它是多么珍贵。

  

    如果你的手也烧伤了,那你还会玩CS吗?

    如果你的手很健康,你的CS水平有多高?

  

    “没事。”男孩冷冷的说:“我们开始吧。”

    说完,男孩慢慢的打开了背包,拿出一块浅色4D鼠标垫,一个黑色的戴尔键盘,一个银灰色IE:4.0鼠标和一个棕色DSP500耳机。网吧服务员走了过来,把外设都接上,然后又给男孩拿了把椅子。

    男孩坐下后,又从背包里拿出几个瓶子。围观的人都没见过这场面,大家都伸着脖子望去。

    原来,那些全是药。

  

    “上帝右手”看了看男孩桌子上的药,全是一些镇痛剂。然后他走到“死人”身边,一脸堆笑的说到:“‘死人’哥,您看看他,完全是一个药人,废物!这种垃圾怎么配跟您交手啊?!”

    “是啊!”刚才被“死人”折了面子的“闪点枪”也马上凑了过来献殷勤:“这种人简直是在侮辱CS!请让我干掉他!!”

    “死人”瞟了一眼“上帝右手”和“闪电枪”,冷冷的说:“他是我唯一尊敬的人,我不允许有人侮辱他!否则我不会放过那个人!!”

    “是!是!”“上帝右手”和“闪电枪”吓得马上退到一边。

  

    “还是那个地图,怎么样?”“死人”问到,他启动CS,把鼠速度设为2,然后进入局域网。

    “好,还是在中间打!”男孩也启动了CS,把鼠标速度设为1.2。

    “我们打99局,谁先到50,谁就赢。”“死人”冷冷的说到,然后,他戴上了HD580耳机。

    “好。”男孩戴上DSP500耳机,进入游戏。

  

    围观的人都不由得屏住呼吸,很多人都感到手心发热,有几个人甚至浑身发抖。他们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都等不急了,难免激动万分。网吧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一鼓寒气扑面而来。这时,四周的灯都关了,大厅变得黑暗,东墙上挂着的两台大型投影开始工作,左边是“死人”的视角,右边是男孩的视角。大家抬头望去,“死人”的网已经建好了,地图是iceworld,“死人”做T。他按了一下TaB,ID是Player。他晃了晃IE3.0,前后左右活动了几下,屏幕上方就显示出有人进入游戏。那个ID是Player(1)。

  

    “hf gl”他俩都打上了问候语,然后R3。

  

    第1局,男孩捡了一把M4,在左墙边晃了一下,就被“死人”一枪打飞。“死人”用的是Ak,他只用了一发子弹。

  

    第2局,男孩捡了把Ak,刚一露头,身体就飞了出去,倒在血泊之中。“死人”又只用了一发子弹

    。

    第3局,男孩拿着AUG跳了出去,人刚刚跳起来,就被暴头了。还是一发子弹。

  

    “哇!厉害!!”“太强了!”“不愧是‘死人’!完美!!”“怎么可能啊?!这么准!”大厅里顿时响起潮水般的掌声,欢呼声,叫好声此起彼伏。“死人”一共只开了3枪,3个暴头,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尤其是第3局,一枪将跳跃中的敌人暴头,难度何其之大!

    亲眼看到如此超级高手的表演,围观的人都异常兴奋,很多人在想,刚才那3枪,若不是亲眼看到,一定会被认为作弊。有很多听说过“死人”名气,但没见过见过“死人”玩的人,都被他刚才的表演震慑的心服口服。更有一些心中不服“死人”的人,看了这3枪,都惭愧的低下头。

  

    相反,这3局中,男孩根本没什么表现,甚至连一枪都没有开就成为了尸体。大家都看了看男孩,只见他安稳的坐在椅子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是不是吹牛啊?!”“是啊,一看就是不会玩嘛!”“太面了!还不如我呢!”“骗子!”“就这水平,还跟“死人”哥单挑啊!”“99:0”大家交头接耳议论到。

  

    “死人”看了看男孩,心中涌动出一种莫名的兴奋和激动。这是一种棋逢对手时才会有的感觉。他知道这3局男孩是在故意试探自己,投石问路。他根本没准备开枪,反而用3种不同的姿势面对自己,就是想看看自己的枪法和反应如何。

  

    这种心态,显示出了男孩超强的自信。

    这种打法,说明男孩绝对是一个高手。

  

    第4局,“死人”拿着Ak,在右墙后晃了一下,刚一露头,身体就飞了出去。鲜血在空中飘散,headshot。男孩也只用了一发子弹。

  

    由于围观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死人”这一边,都在看着“死人”的主视角,所以谁也没注意男孩的动作。“靠!蒙的!”“狗屎运!”“这也能暴头!” “真可惜!!‘死人’死了一局”大家议论到:“完了,本来还想打个99:0呢”“这小子运气真好!”大厅里逐渐喧闹了起来。

  

    第5局,“死人”捡了一把M4,蹲着从墙边走过去,一声枪响,“死人”倒下了。男孩又是一发子弹。

  

    “靠!这也行!!”“运气太好了吧?!”大家都惊奇的说到:“看看!是不是作弊啊!”“他怎么蒙的?!”人们都把目光望向了男孩的屏幕,他们实在不能相信这个男孩能连续暴“死人”2次。

  

    第6局开始了,大家都全神贯注的看着男孩的视角,只见“死人”从远处左墙后跳了出来,刚刚跳起来,男孩的鼠标一滑,一声枪响,“死人”的尸体已经倒在了地上。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上局对方怎么干掉你,这局你就怎么干掉对方。

  

    这就是Cs!

  

    大厅里一片寂静,人们都傻了,他们亲眼看见男孩把跳在空中的“死人”暴头,一个简单的动作,是那么随心所欲,那么优美。突然,大厅里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这次人们没有说什么,但掌声更热烈。有这些潮水般的掌声就足够了,这是真心诚意的掌声,代表了人们对这个无名男孩的敬佩和赞美。

  

    英雄本无名,要名字有什么用呢?

  

    只要你是英雄,那就够了。

七 决斗2

  

  

    男孩看了看“死人”,心里也是非常敬佩。因为他知道,刚才那3局是“死人”“回敬”给他的。其中既有风度,又有狡诈。那3局,“死人”故意把自己暴露出去,而却目不转睛的看着投影上男孩的主视角,表面上是“礼尚往来”,实际上他是在寻找男孩枪法中的弱点,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死人”确实是高手!

  

    虽然只有短短3局,但对于“死人”这样的人,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对手的枪法。

    通过这3局。“死人”可以十分的肯定: 男孩的枪法没有任何弱点。

  

    第7局,男孩直接跑到中间,蹲了下来,准心的竖线紧贴在远处的右墙边,预瞄的高度是站立人头的位置。就这样等了20多秒,“死人”那边还是没有动静,男孩心中掠过一丝不安,他知道自己CAMP的时间太长了,精神有所分散。于是起身想走,刚走一步,就听见一声枪响,自己已经倒下了。

    原来“死人”躲在墙后,一直在等待。他在等男孩犹豫不决的一刹那,注意力分散的时候,给予其致命一击。所以当他听见男孩脚步移动的时候,果断出击,并且顺利得手。

  

    在很多中近距离的场合,单调的Camp是对本方不利的。因为对方可以通过丰富的经验来预测你的位置,你却只能傻等在那里。对方随时可以冲出来,心理上占据主动,也不需要反应时间;你必需聚精会神的等待,心理上很被动,而且还要有反应的时间。因此,在空间很小的地图上,往往会看见Camper被 Rusher打得很惨。

  

    所以,如果你想成功的Camp对方,那你必须要找到一个出人意料的地点,让对方无法预测你的位置。

    或者,你拥有超人的反应速度。

  

    在iceworld这个地图中,中间的地形非常简单,根本就没有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位置。所以对于一个Camper来说,站位上没有什么有利条件。

    就算一个人的反应速度再快,在长时间的等待过程中,注意力也难免会分散。人是动物,毕竟不是机器,身体必然会疲劳,精神必然会溜号。所以,当你Camp了很久的时候,你的反应能力就不再可靠。

  

    男孩所选择的打法,是一种冒险的打法,让自己一开始就处于劣势。

  

    这就好比是一场打猎,猎人等待着猎物的出现,但仅仅是一棋落错,猎人就成为了猎物。

  

    或者说,在战场上,没有绝对的猎人和猎物。

  

    胜利者就是猎人,失败者就是猎物。

  

    在CS的战场上,也没有绝对的王者。

  

    第8局,“死人”又躲在墙边,他等了很久,但男孩那边始终没有动静,“死人”料想男孩很可能是在墙边Camp,便准备采取主动进攻。他站在右墙后,把准心预瞄到对面的左墙边,也就是说,只要“死人”只要向左平移两步,准心就刚好瞄放到对面的左墙边,并同时开枪,开枪后再退回掩体,整体时间不超过一秒。这一动作“死人”已经不知道练了多少次了,如果有人在那里Camp,必将死在他的枪下。

    做好准备后,“死人”先在原地轻轻晃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向左移去,准心非常准确的瞄到对面的左墙边,同时子弹也射了出去,是2连发。子弹射到墙上,留下了两个清晰的弹痕,但是那里却没有人,开完枪, “死人”急忙退回来,但身体却突然摇晃了两下,不听使唤,随即鲜血喷了出来,他倒了下去。在倒地的一瞬间,他看见男孩原来就蹲在正中间。

  

    那是上局他打死男孩的位置,没想到,男孩居然又蹲在那里。

  

    也许换了任何人,在那个位置吃了苦头的话,都会换个安全的地方,因为那个位置太不合理了。

  

    但男孩的行为却让人出乎意料。

  

    男孩做到了,他无法在iceworld中间那么简单的地形中找到让人意想不到的位置,但他可以采取让人意想不到的行动。

  

    别人都以为他不会在那里,他偏偏在那里。

  

    原本普通的位置,变得出人意料。

  

    这就是意识!

八 极限

  

    就这样,两个人你来我往的交起手来,他俩不断的使用各种武器和各种战术,有一段时间,双方不断的用步枪透射,然后有一段时间是AWP的表演,闪狙,跳狙,盲狙,直看得人眼花缭乱。之后就是混战,甚至在一局里把步枪与狙击步枪混合使用,不断出现的精彩的场面让人目不暇接。

  

    当比分打到32:45的时候,大厅里变得死一样寂静。形势变得明朗,男孩遥遥领先。“死人”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缩小落后的差距。围观的人们都惊呆了,没想到以“死人”的实力,都会落后这么多。他们都注视着这个默默无闻的男孩,他的实力太强了!

  

    如果男孩再拿下5局,“死人”就无力回天。

  

    谁也没想到,本以为会精彩纷呈的单挑,就要这么简单的结束了。

  

    “还差5局,‘死人’就要输了。”男孩想,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轻松的表情,想反,他现在已经大汗淋漓。

  

    他知道自己害怕的事情来到了。

  

    围观的人们也开始注意到,男孩的状态变得奇怪,他的准心经常进行毫无意义的抖动!而且移动的动作变得怪异,有时候走着走着就突然停了下来,就像鼠标和键盘失灵了一样。

  

    第78局,男孩与“死人”碰了个罩面,一声枪响,男孩倒在了血泊之中。

  

    人们感到很奇怪。

    人们并不是因为“死人”打死了男孩而奇怪。

    人们奇怪的是,男孩被打死的时候,准心居然瞄向天空!

    人们都望向男孩,也许是他的鼠标和键盘出问题了吧?

  

    男孩的外套早已被汗水湿透了,他缓慢的抬起手,用手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笨拙的打开瓶子,吃了几片药。

  

    谁又能知道,为了今天的决斗,他忍受了多少病痛,进行了多少无法想象的刻苦训练,一天都没停止过。过多的训练,不仅没有让他烧伤的双手复原,更使他的病情恶化。

  

    医生说,如果他在这样下去,双手的神经很可能会坏死,但他说,如果不能玩Cs,这双手复原了又有什么用?!

  

    他今天一定不能输。

  

    但他的手已经到达极限了。

  

    “死人”看了看他,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随后的6局,“死人”都轻松取胜。39:45“死人”很快追了上来。男孩咬着牙,他现在已经汗流浃背,刚刚吃的药根本不起作用,双手像被针扎一样疼痛难忍。可他不能退出,退出就是输!而且,以他的性格,是决不会认输的!

  

    男孩忍着钻心的痛,挪动着鼠标,现在他连控制人物的行走都变得非常困难,更别说瞄准了。围观的人都看着他,从那颤抖的双手就可以感觉他忍受了多少可怕的痛苦。

  

    一声枪响,“死人”倒下了,“死人”瞪了一下眼睛,他都觉得不可思议。“啊?!”围观的人一起发出惊呼,他们没想到男孩在这种状态下也能赢。39:46

  

    男孩深深吸了一口气,汗水顺着脸庞流了下来,刚才这一击,已经消耗光了他最后的体力,双手好像被火烧一样疼痛难熬。刚才所吃的药物,不但没有止痛,负作用反到出现了,他的神经开始麻痹,眼前开始模糊,死人在屏幕上的身形幻化成好几个。男孩使 劲咬着嘴唇,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

  

    随后,“死人”又连下4局,然后转过头看了看男孩,冷冷的笑了一下。一转眼的功夫,43:46,比分接近了。

    男孩向后一仰,靠在椅子上,费劲的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然后又吃了几片药。但双手还是不停的发抖,他试着用左手中指按了按W键,马上有一种触电一样的疼痛直捣心窝,手自动的缩了回来。他咬了咬呀,把双手放了上去。

  

    但是他根本无法再控制人物的动作。“死人”又连下5局。

  

    48:46“死人”反超了。

  

    48:46 男孩的双手疼痛难忍。

  

    大势已去。

九 选择

  

  

    大厅里静的可怕,人们不约而同的看着男孩,只见他仰靠在椅子上,紧闭着双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汗水不停的流淌着。

  

    “死人”也斜靠在椅子上,他笑了。

  

    “死人”很少笑,他夺得过数不清的荣誉,战胜过无数知名的对手,但他并没有什么快感。

  

    今天,他却很开心。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

    今天,他遇到了真正的对手。

  

    评价一个对手,并非是看他的水平高低,关键是要看他的精神。

  

    如果你有永不服输的精神,像个男人一样战死杀场,那么,你的敌人都会尊敬你。

  

    围观的人们都注视着男孩,目光中充满了遗憾和惋惜。“……唉,真惨!就差一步……”“就快赢了!!”“怎么会这样?!”“他一定很疼吧?”终于,人们于心不忍的议论起来“他真的好厉害啊。”“是啊”“真可惜!”“他的手怎么样了?”

  

    “怎么样,你的手,还能玩吗?”“死人”转过头,看着男孩的手,冷冷的问到。

  

    男孩靠在椅子上,痴痴的望着电脑屏幕,仿佛没有听见“死人”说话一样。

  

    “也许,他是崩溃了”“是啊”“真可惜”“换了我,我也受不了的!”看着他木然的样子,大家交头接耳,纷纷说到。“唉,输了!”“真不会是永远不碰CS了吧?”“他那么厉害,怎么能放弃CS呢?”“真惨!”

  

    “死人”看着男孩,他也不知道男孩在想什么。

  

    突然,“死人”的脸色变了一下。

  

    他看见男孩的一个表情,他无法理解。

  

    男孩微笑了一下。

  

    这种情况下,他为什么还会笑?

  

    那种笑容,令人感到似曾相识。

  

    那是一种义无反顾的笑容。

  

    只见男孩慢慢的脱掉了手套,露出那双满是烧伤的手。双手的皮肤已经变色了,手指还在不断的痉朊,看起来异常恐怖。

  

    医生曾对他说过,每天用手不能超过1小时。他每天要打5个小时的CS。

    医生曾告诉他,如果不好好保养这双手,那他将会永远失去它们。男孩说,如果打不了CS,留着这双手还有什么用?!

  

    医生曾经问他,你要Cs,还是要手?!

  

    人们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男孩,谁也不知道男孩将要做什么,他已经没有办法了。

  

    人们想,男孩只能选择认输。

  

    男孩看了看自己的手,微笑了一下。

  

我来说两句】 【发送给朋友】 【加入收藏】 【返加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中搜索 决 斗

 ■ [欢迎对本文发表评论]
用  户: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关于我们 / 合作推广 / 给我留言 / 版权举报 / 意见建议 / 广告投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1-2003 Allrights reserved
e_mail:站长:webmaster(at)lihuasoft.net
网站编程QQ群  
京ICP备05001064号

页面生成时间:0.00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