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社区: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网页功能: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搜索  

文档

下载

图书

论坛

安全

源码

硬件

游戏
首页 信息 空间 VB VC Delphi Java Flash 补丁 控件 安全 黑客 电子书 笔记本 手机 MP3 杀毒 QQ群 产品库 分类信息 编程网站
 内容搜索 网页 下载 源代码
热点文章
  金庸笔下豪侠美女无耻下流大..
  坟·桃花·女儿红
  [荐]金庸小说最佳遗言
  金庸笔下痴女十二钗
  金庸小说最佳拍档
  决 斗
  金庸小说妙语录
  我眼中的程灵素
本站原创
最新招聘信息

您现在的位置:立华软件园->文学天地->武侠天地
坟·桃花·女儿红
发表日期:2004-07-19作者:QSmile[转贴] 出处:CSDN  

  坟是我的坟,桃花还是那株桃花,多年过去了,却依茁壮,鲜花开满技头,五彩缤纷。女儿红依旧埋在桃树下,多年来,我未曾喝过一口,但我想,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埋藏,一定更加的清洌芬芳。

  这些都是我身前的一个朋友帮我做的。
 
  我记不得我死了多少年了,我只记得黑白无常已经来找过我十四次了。他说:当他们第十五次找我时,要么我跟他们走,进入轮回,投胎转世;要么,我就会消失。死后我才明白,原来活着时,他们告诉我的都是假的。黑白无常不像他们说的那样无情,而且也只是一个“人”,只是他的衣服一半是黑的,一半的白的。人死后并不能为所欲为,而且不在指定的时间内投胎的话,你就会像露珠一样蒸发、消失。

  之所以我不跟黑白无常走,是因为我在等一个人。

  我在等桃花。

  我第一次见桃花时,那时我十八岁,桃花十六岁。那天桃花的娘出嫁。桃花的娘是当地非常之有名的舫娘。年轻的时候曾让无数的男人垂涎,同时也曾遭到无数的女人嫉妒与漫骂,年轻的时候,她也为此而自豪,能让如此多的男人与女人注意的,就只有她了。但再美的容颜也经不起岁月的风霜。转眼人老珠黄,她再也不能以卖笑为生了。所以她赔着钱的嫁给了她的老相好,一个相貌委琐的老男人。他的马车就在船下。

  结婚那天很热闹,人山人海。女人们都来争着看这个她们嫉妒了小半辈子的女人是什么下场,眼光里透露出兴灾落祸的喜悦;男人们是来看到底是谁愿意娶她,一个妓女。她的身体曾经令他们疯狂,为之沉迷,甚至不顾妻儿老小的反对,可是说到娶她却没有一个人愿意。
  可当男人们看到桃花娘自已花钱置的嫁妆时,他们明白了,又突然后悔起来,长嘘短叹的。女人们不屑一顾的样子,但心里的嫉妒又深了一层。

  我站在人群中,孤傲的看着这眼前的繁华。这些与我无关。我只是路过而已。我是一个剑客。我没有名字,因为我没有朋友,没有朋友,有没有名字就无所谓了。

  喜乐响起了,新娘出嫁了。桃花娘一身红装,红的刺眼。在媒婆的搀扶下走出了船舫,桃花娘哭的一塌糊涂,站都快站不住了。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伤心,做为一个妓女的苦楚,只有她自己知道了。人们看着她议论纷纷。突然人群在“喔...”一声后安静了下来,一下就只有了喜乐声,而没有一人的声响,场面非常之怪异。
 
  顺着人们的眼光看去,我看见了桃花。当年她十六岁,我十八岁。看了她我知道了为什么诗人会用面如桃花来形容人的漂亮了。

  片刻之后。人群的声音有再次响起,这次声音越来越大,几乎要盖过喜乐声了。男人们唾沫横飞的,目光猥琐起来,交头接耳,大有些后悔不迭的样子。而女人们反而像摘下后多时的黄瓜,耷拉着脸,无精打彩的样子,也许她们已经明白,她们的嫉妒将会是无止境的了。

多年以后我还依然记得当天的情况。我死后被埋在临进沙漠的一个小山上。这里风景不错。可以看见远远的沙漠,又可以看到那条通向沙漠的必经之路,这样我就可以看到我等的人有没有来过。
  我事后的这些事都是我这生唯一的朋友,给我办的。虽然他没有亲自来,但我还是知道是他。他不亲自来,是因为我说过:如果再见到他,我会杀了他。虽然当年我已经杀不了他了。

桃花娘在前面走着,桃花在后面跟着,面对着一大群流着水口的男人,一定也不害怕。莲步轻摇,不停得向周围的男人抛着媚眼,男人们像是在抢骨头的狗一样,相互推挤,汪汪吠着。女人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这两母女生吞活剥了。

送亲的三人走过我的身边,桃花却驻足在我面前,眼盯着我,笑靥如花。

很少有人注意过我,除了我杀的人,和杀我的人。我从小一个人,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人注意我。我直立站着,一动不动,两手抱在胸前,抱着我的剑,那是我的骄傲,因为我是一个剑客,我可以不要命,但我不能没有骄傲。

男人们围来过来,围到了她身边,调笑着。这时女人堆里却也发出了声音。
"龙生龙,凤生凤,婊子生的就是婊子。"
"看那一个骚样,天生一婊子。"
......

桃花娘听到后,一把抓下红盖头,狠命的推开人群,愤怒的给桃花一巴掌。桃花的嘴巴一下流出了血,却依然笑靥如花的看着我。她娘用力把她拖出了人群,推上了那猥琐老男人的马车,自已也钻了进去。

马车在人们一阵阵的哄笑声中走了。

我躺在桃树下。夕阳妩媚,如同当天桃花的笑。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桃花一面。

在夕阳下的河边,一棵桃树下,我再次见到了桃花。她坐在那里,抬头看着夕阳,微风吹过,落英缤纷,那样子美得像幅图。

她转过头,看着我说:我叫桃花。那情景仿佛已等我千年。
我默默点点头。没有说话。
她静静的看着我,见我没有说话。
哎口气,接着说:你很特别,因为你很骄傲。
叫什么名字?
我轻轻回答道:没名字。
她大声笑了:我还以为你是哑巴。
这样吧,我给你取一个,嗯......就叫无名吧。
那一刻我把她当做了朋友,在没有朋友之前,可以没有名字,在有朋友之后,也应该有一个名字了。
我嗯了一下,表示,我接受了。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我,指着我的剑问:你是一个剑客吗?
是。我答道。
杀过人没有?她有些兴奋问道,
一般人对杀人这种事,比较怕,她一个小女孩说出来却如些轻松与兴奋,就像在问你今天吃了没有,一样的轻松。
我默默的点点头。
......
你还走吗?
是。
去哪里?
不知道。
什么时候?
今天或许明天
哦!
.......
后来她告诉了我,她的一些事。
她娘生她那年,村里的桃花开的很艳。所以娘就就叫她桃花。
她娘说:桃花成精了,就变成了她。
她从小就没有爹,或不知道爹是谁。
......

第二天,我离开了那里。
以后我每年桃花开的时候我去一次,每去一次,她娘都把她打个半死。因为她娘不喜欢我,没有人愿意把自己女儿嫁给一个剑客的。

在我第三次去的时候。村尾深处的一条小河里洗澡。美丽的像个仙女。
只我还是在她上岸穿衣服的时候,突然跳出来,抱着了她,把她按到在桃花树下。
她一言不发,只是在我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血马上流了出来了。我放了她。
她反而大笑了起来,笑得直不起腰来了。马上又拥了过了,紧紧抱着我。
激情之后我哭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哭。
只是突然觉得很伤心。却又不知道伤心什么。
桃花在我身边,静静的看着我哭泣。
我从小一个人,我哭泣的时候并不多,这算记得清的一次了。

夜色越来越深了,不知道今夜黑白无常会不会来。我在死前,时间只有现在,和不断被现在吞噬的未来;在我死后,时间只剩过去,和不断被过去侵蚀的现在。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但他们迟来一天,我就多一天的希望了。
是夜,浩月当空,我又哭了一次。

我哭完后,桃花轻轻的拂去我脸上的泪迹,平静地说道:帮我杀一个人。
她的语气平静地像在说:帮我杀一只鸡好不好?
我思索了一下。把剑拔出来,轻轻擦拭着。
问到:谁?
我妈的男人,那个畜生。
这次我一点也不奇怪。我猜的也是他。
他那个畜生,偷看我洗澡,还.......我去引他过来。
桃花说完,去了。
我静静的擦拭着剑,很认真很认真。

我杀过很多人。像我这种人一定是上不了天堂的。

记得第一次杀人时,我才十四岁。那时我还不是一个剑客,只是一个小偷。我杀的是一个很胖的屠夫。因为他经常欺负我,打我,还抢我偷来的钱。为了杀他,我苦练了一年多的剑。每天都在一竹林里,反复的抡剑砍来砍去。每天早上都去。后来一个江湖中人路过,指点了我几招,我水平就大有长进了。我知道我的剑法,因为没有剑招,所以只能以快致胜。一段时间后,我认为差不多了。我就去找他了。

那次,我把他引到一个村外破庙里,心里紧张的不得了,但还是在他不注意时,从供案下抽出剑,刺向他的肚子。本来不应该刺他肚子的。但在慌乱中,我什么都忘了,只知道我要杀他!

那一剑没有把他当场杀死,他倒在地上,叫着喊着,像极他没有一刀杀死的那头猪,我听不清他叫喊些什么,因为在他倒地的同时我也跪倒在地上,用力呕吐着。心里太难受。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好过来。那时他已经死了。眼睛睁的大大的,我不理他,拔了剑,走了,离开了我的家乡,以后我再也没有回去过。

桃花回来了,打断了我的回忆,她后面跟着那个猥琐的老男人,比几年前更加猥琐更加老了。眼睛盯着桃花,发着绿光,嘴里喃喃不清,一边追着,一边脱着衣服。他看到了我,停着了脚步。
我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到了桃花与他之前。眼睛盯着他眼睛,他感觉到了我的杀气,微微发抖,就在他想要转身逃走的刹那。我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又慢慢拔了出来。他惊恐地盯着我,身体痛苦的倦成一团,四肢抽搐着。很快他就凉了。

剑是个奇怪的东西,有着高贵的气质。而人们却用它做着最罪恶的事。伸张正义可以用剑,杀人,同样可以用剑。

桃花至始至终站在我的身后。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全然没有当年我的紧张与害怕。

最后,她递给我一把锄头:埋了他吧。

看来她想的比我还要周到。

埋了他之后,当晚我就离开了那里。

太阳出来了,天渐渐亮了。一夜的思绪让我泪流满面。那肩膀印有桃花牙迹的我的身体,在我的坟里慢慢腐烂着。 有是新的一天了。不知道桃花今天会不会来,抑或黑白无常今天会不会来?这种漫长的等待令我心力憔悴。死后的身体不像生前那样如容恢复。我就在等待中慢慢枯萎。多年后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当年没有遇到西毒,我的人生会是怎样呢?但人生不容假设。

 

一般我杀了人之后,我会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散散身上的怨气。

 

那次,我去了沙漠边。我在那里遇到一个人,别人叫他西毒,他在那里开了一个小店,专门替别人杀人。

 

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在给一个客人说话:客官看起来四十多岁了吧。一个人活到四十多岁不容易呀,想你这样活了这么多年,一定有些事你不愿再想起,有些人你不愿再见到。这样吧,我认识一些朋友,他们可以替你做这件事。杀个人而已嘛,很简单的,只需要一点银子而已。而且很干净的,不会影响到你。

 

客人最终还是留下了一些银子,走了。

 

西毒狠狠地喝了一口酒对我说:他们叫我西毒。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他尝试过什么叫着嫉妒。我不管别人如何看我,我只是不希望别人活得比我开心。
那一刻我明白为什么他叫西毒了,因为他嫉妒。

 

然后他给我说:有生意会介绍给你的。
我点点头。
我得确需要一些钱。因为我想娶桃花。
这样我在那里一待就是三年。这三年断断续续杀了一些人。心中无所牵挂的时候杀人与心中有人时杀人感觉是不同的。
我打算三年后,有点钱后回去娶她。

 

今天,西毒来找我做一单大生意,回报很高的。我打算做完这个不做了,心中充满了喜悦。

 

要杀的人是一个地方上的大户人家,当家的。今天正是他娶第十二房小妾的时候。这是个杀人的好时间。在最高兴的时候人们往往忘记身边的危险。到底是谁想杀他,为什么要杀他,我不想知道。

 

我早早的去了他家附近,来回看了看。我已经想到杀他的方法了。

 

今天一天那大宅子里好热闹。天黑时,我趁夜色从屋顶了他的新房,新娘子一个人在,头盖着红盖头。坐在床沿。我轻轻沿着柱子滑到新娘子的身后。新娘子看样子很年轻,身材也不错。我躲在床后。静静的等着,我以前喜欢这样的等待,这样我就觉得自己像一条蛇或豹子。等待着那致命的一击。但今天这样的等待让我心烦,甚至有了第一次杀人时的紧张,也许这次对于我而言太重要了。

 

天色越来越暗了,桌上的红烛跳动着。跳得我心烦。

 

门外突然暄闹了起来。我知道目标要出现了。我盯着门静静的等着。

 

声音越来越大,终于,门开了。一群人扶着一老男人进来了,看样子喝了不少酒。我想起了桃花那后爸,那个猥琐的老男人,我突然觉着这个男人就是他。也许是因为我也恨他。

 

扶他的那群人散去了。门关上了。那老男人跌跌拌拌的走到了床边,坐下。我紧张的等待机会。他一把掀开新娘子的红盖头,抱着就想亲,就现了,我一下从后面上去,从后面捂着新娘子的嘴,不让她叫,同时一脚把那老男子踢开,再同时一剑刺出去,割开了那老男人的咽喉,那人倒下,手脚抽动。那女人在我怀里挣扎着,一直发抖。我在她耳边狠狠地对她说:别动我杀了你。
她不动了,我静静地等那男人死了之后。我静静地看着她,她一身发抖。慌张的看着我。我慢慢的提起剑,她一下坐到了地上,用害怕的眼神看着我。我本来应该杀了她的。但她一身的红刺痛了我的眼晴,我想桃花穿上更美吧。我慢慢把剑擦干净,装入鞘里。
我对她说:不许叫。然后,轻轻地从柱子上爬了上去。那女人叫道:杀人了.....

 

她这样做在我的意料中,我从屋顶上跳下来,死命的跑着。后面有人跟来了。看样子还不少。我拼了命的跑,后来的人死追不放。前面有一座桥,下面的河水比较急。我知想我的机会来了。

 

我想也不想的跳了下去。河水很冷,也很急。河水很快把我冲走了。我知道,只要我离开这里我就安全了,想着桃花的笑。心里无比的温暖。甚至想到了我们婚后,生了小孩,一家人在一起幸福而平凡的生活着,我不再杀人,我不禁笑了。我从小很苦,所以我很少笑,几乎没有笑过。

 

好不容易,来了下一个小村。我上了岸。找个小店马上把衣服换了,马上就走,我知道,对方的势力那么大,一定还会赶来的。那个女的,见过了我,我一定得小心。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们甩掉才行,不然我就麻烦了。我买了一匹马,上了马,就快跑。

 

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有人跟来,到底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我看后来迟迟不见人骑马追来,反而更加的害怕。这种事我还没有遇到过,也许是我没有杀过这样有地位与身份的人吧。

 

我跑到了一条大河边,我得过这河。马不能让他们看到。我就把马给杀掉,埋树林时里。上了一个载人的小船,我过了河。

 

过了河我感觉不太对,似乎有人跟上了我。但我看不到他,他也不急着出手。也许只是想知道是谁让我这样做的,这个我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能说的。

 

在一个饭店我遇到了他,我们暗中较量了一下,我知道他太历害了,我不是他对手。但他又没有把我抓起来,也没有把我杀了。我就只有又逃了,这样的生活真不如死了。

 

不过我太想见桃花了,几年没过了。不知道她怎样了。所以我回去了。就算死也要在死前再见她一面。

 

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与三年不见的桃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的。
晚上,我是在一个酒馆里见到她的,在那里酒馆几乎等同到妓院。她喝得烂醉如泥,已经睡觉了,身边一个如同他后爸一样,獐眉鼠目的老男人,拥着她,一脸酒气的淫邪的笑着,手不安分着。

 

我慢慢的走到他的面前。左手用力的拽着剑,眼睛狠狠的盯着那男人,我的呼吸也急促起来,杀气越来越重。那男人也感觉到了,有些害怕的看着我。我心里只想着一件事。我要杀了他。我们都像钉在地上一样,一动不动,空气也凝结了,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就在我正要拔剑时,桃花一下吐了,不过还没有睡,那男人一下把桃花推我怀里,跑了。我抱着桃花,看着那人的背影,对自己说:下次再见他,我一定杀了他。

 

我把桃花抱到客店。给她梳洗好,让她静静睡着,看着她年轻的脸庞而有了太多的风尘样了,与我第一次见在她时,几乎成了两个人,我不知道这几年她是如何过的,但我知道,她也不好过。我多想留下来,永远陪着她,不再让她受伤害。但我却不能,那个人他还在追着我。不能让他伤害到桃花。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见到桃花,每天我都这样问我自己。这几乎是我死后每天必做的事情了。

 

桃花醒了,怔怔地看着我,泪无声的流下了:你终于回来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哭。
是,我回来了。
桃花坐了起来,抱着我。
还走吗?
嗯....还有点事要做。
那夜,我们就这样拥着,不再说一句话。

 

多年后回想起,那也是我一生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了。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的比较快。很快鸡开始叫了。我必须在天亮之前离开。在鸡叫时,我动了一下。
桃花紧张地问:就要走了吗?
我真想留下来,这几年杀了不少人,我也累了,但事实不能让我留下,为了她的安全:我必须在天亮前离开。有人要追杀我。
不要走好不好,大不了,我们一起死!
看着她的脸,我哭了。
她越这样说,我就越不能伤害她。
我看着她说:不行,我必须走。不然会伤害到你的。
她平静下来,冷冷的看着我。
我留给她一大笔钱,让她兑间客栈来做。我转身走了。我心里很难过。我没让她送,她越送,我就会越难过。

 

她没有来送我,但多年后我依然感觉她在村口的桃树下哭的死去活来。
我多么不忍心离开她呀。希望她明白。

 

然后的几年,我过得像狗一样,四处躲藏着。
其间与那人交过三次手,每次我都是受很重的伤,逃跑掉了。

 

最后一次,我被他赶到了一死路上。后面是大山,一个小山谷里。在我准备全力以赴,最后一击的时候,他放了毒,毒伤了我眼睛。眼睛穿心的痛,我想这次我一定死了。这个时候我想起了桃花,好想再最后见她一面。

 

我已经放弃了。这个时候黄药师来了。他救了我。

 

有时我再想,他没有救我,是不是对我自己还要好些。

 

他救了我,给我治了眼睛,不过也给我说:三十岁以后,你的眼睛就会瞎。
我不在乎,只要能与桃花生活在一起,那怕一天,这一生就是幸福的了。

 

我眼好后与黄药师喝酒。眼睛当然不如以前清楚了。黄药师是个很讲究的人,衣服很华丽,也很干净,手指很长,很干净,身材颀长,一看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先生样,谁也不会把他与一个江湖中人想到一起来。

 

他看了看说:他们不会再来找你了。
我点了点头,因为我知道,这次他们要杀我,一定是知道谁在幕后了。不然他们不会出手的。我知道,想我们这种人是很没用的,我们看起来很历害,谁都可以杀。但事实上呢?我们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如同一把活动的刀。而有人被杀了,来杀我们,对他们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因为真正的凶手,他们还没有杀,而只是破坏了一件工具,对他们没有什么用处的。

 

我看了看他问到:为什么救我?

 

他说:他们太毒,一点人义道德也没有,还放毒。我一生最恨这样的人,所以救了你。他们不会再来了。

 

我哦了一下,黄药师说他们不会来,那么他们不会来了。

 

接下来,我们对酒。很久没有这样轻松的喝酒了,我也从来没有喝过这样好喝的酒,他说这酒叫女儿红。是浙江人家,如果生了女孩,就用当年新出的糯米加高粱,酿出的第一锅的酒,用罐子封起来,埋在地下,等女儿长大,出嫁的那天拿来喝,那酒清洌芳香,如同女儿家的羞涩,所以叫女儿红。

 

多么有诗意的一个名字。

 

我想到了桃花她娘出嫁的那天,那天她可喝过女儿红?我叹口气说:这酒好喝,名字如同它名字一样美,如果我死了,坟边一种要种颗桃树,还要在树下埋一罐女儿红。

 

黄药师笑了:想不到你还挺有诗意的嘛。

 

我苦苦的笑了一下说:我这一生,几乎没有什么事是我自己做主的,死,我总该可以做主了吧。

 

黄药师看了看我说:不要想这些了。喝酒吧。

 

那天,我们没有喝多少酒,却很快就醉了。我梦见了桃花,依然美丽如故,醒来时泪流满面。

 

醒来以后,我问黄药师有没有什么打算?他说:没有。只是到处走走。

 

想不到一个大师级的人物,也有像我们这种小人物有无聊与不知所措的时候。看来江湖中人,看起来再高雅兴也还是江湖中人。

 

我想回去,看看桃花。就提议与他一起回去。

 

以后无数次我在这样想过:如果当年我不带黄药师回去,我是不是会幸福一些呢?又是一个不会有答案的问题。

 

没有想到多年没有见过的桃花,我们再见时,她依然是在喝酒,不过这次她还没有完全的醉。

 

我与黄药师在桃花兑来的小客栈里,见到了她,她正和一桌子的男人在喝酒,我有些不高兴,但没有发作出来。在我眼里她依然美丽如桃花。我叫了一下她,她站了起来,静静的看着我。周围的男人看见了。悻悻的走了。
桃花又坐了下来,谈谈的问到:你回来了。
我说:是。
桃花无所谓的说了句:回来就好了。
桃花看了看我说:你为什么在哭?
“哦,我眼睛坏了,多亏这位大哥救了我,还给我治了眼。”
这时,她才看到身边的黄药师,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当天晚上,同样又是喝了很多酒。也许是因为在家里的原因吧,我醉得很快,很快我就倒在桌上,睡着了。

 

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醒的,醒了之后,天已经凉了,桃花与黄药师都不在了。我摸着楼梯上了楼,然后,上了楼之后我却看到了令我最痛心的一幕,我从虚掩着的门里看去,看见桃花与黄药师在床上翻滚着,桃花肆无忌惮的欢叫着,多么活色声声的一幕后呀,然而这一幕犹如一把锋利的刀,狠狠的刺过我的心,用力的绞着。

 

我一把推开那门,怔怔的站在他们的面前。我的突然出现,把他们吓了一跳,黄药师脸红的看了看我,低下了头,默默的穿着衣服,桃花却只是看了我一下,无所谓的躺在那里,把脸转开,看也不看我。

 

我只是无比的愤怒,怔怔的站在那时,一身发抖,手里紧紧的握着剑,眼睛盯着他们,而他们却都不看我。仿佛这只是我的事,无他们无关。我想杀人,但我不知道该杀了桃花,还是杀了黄药师,抑或杀了自己。时间过的异常慢长,空气也变得凝重了,我也异常的难受。突然间一种很深的悲哀。

 

黄药师穿好了衣服,从我身边走了,我去着他背景恨恨地说:下次再见到你,我就杀了你!黄药师站了一下,又慢慢慢走了,相信无数人说过要杀黄药师,但最后,黄药师依然活着,而且还是那么高贵,而那些说要杀了他的人,却死了。多年过去,如果有人再说要杀了黄药师的话,别人也只是认为他在说要杀了自己。

 

桃花依然躺在那里,脸不看我。我慢慢走过去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理我,也不看我。就连衣服也不穿,就这样用被子盖了一下。
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把手抓着她肩膀摇着,大声吼道:你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
我已经泪流满面了。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

 

桃花把脸转了过了,同样是泪流满面的。我的心痛了一下。桃花的眼里充满了怨恨,说到:好吧,我就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她的话如同睛天霹雳一般,把我震退了几步。我怔怔的看说她,心乱如麻,想说什么,又想不到该说什么?

 

桃花坐了起来,冷冷地笑着,看说我:你根本就不知道一个女人,她需要什么?那年你杀了我后爸那畜生,我本来可以跟你一起,但你没有让我去,好吧,我就等,但你知不知道,那几年我活的有多苦吗?我后爸死后,妈知道是我的主意,不再和我说一句话。最后不到一年。死了。那时家里已经没有钱了。我没钱埋葬她,只能把一把火把她与房子一起烧了。我没有了住处,只能四处流浪,对那些像猪一样的男人喝酒,让那些男人把猪手放我身上,摸来摸去,甚至还要....我也知道以我的条件,找个好人家嫁出去,不是一件太难的事。但我没有,我知道你会回来的,你会回来娶我的。所以我等,这样等了多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一天,你回来了。那天我好高兴呀。但最后呢,你天没有亮就走了。你连问都没有问我这那几年是如何过的,你给我了一笔钱又走了,这钱能卖回我的青春是吗?你这一走,我又是等呀。你知道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吗?是青春!我的生命就像我的名字,桃花,开的时候美丽动人,却只有那一小段时间。而我呢?在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候,我爱的人,却没有在我身边,我所有的生命都在等。每次你来,不是马上又走,就是第二天走,这样的生活,活着还有什么意叫呢?干脆你杀了我,让我一了百了吧.....

 

桃花说完,泣不成声。
我后悔的很。很想解释些什么?但此情此景又让我说不出来。
曾经多么美丽的脸上,已刻满了风霜,是呀,韶华易老呀。
我走过去,抱着她说:这次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桃花冷冷地笑着说:现在你想?但我不想了,我不想再爱你了,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不死在外面算了?
最后咬着牙说: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好了。

 

最后把我推出门外,任我如何敲,她也不开。

 

我只能在回到院子里。就着残酒,再醉一次。

 

黄药师当晚就连晚走了。我知道他不是怕我杀了他,而是不能再面对我。

 

最后桃花以死相逼,我被迫离开了,心里一空荡荡的。不知道该去哪里。以前活着是为了桃花,现在呢?

 

我找不到地方去,没有一个朋友。最后我还是去了西毒那里。虽然我不喜欢西毒,但除了桃花,我再也想不到别的人了。我需要一个地方喝酒。

 

桃花依然没有来,而黑白无常来了。他们对我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你想好了吗?是跟我们回去,还是....?
我望了望天,长叹一声说到:为什么我想等的人,她不来;而我不想等的人,却总是出来呢?
他说:这就是命了。
我看着坟边的桃树说:我还是决定要留下来等,生前,我让别人等,死后,我等别人。这也许就是我的命了。
黑白无常看着我,哎了口气,不再说话,走了。
以前总是怕黑白无常来,等他真正来了,我反而不再怕了。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希望桃花能在我消失的时候出现。
记得桃花最后给我说的话:你走吧,我不会原谅你的,死也不会。
我知道她说的全是真话,就算当时她死了,也不会原谅我,我只希望我死后,她可以原谅我。

 

没有了桃花,人生对我来说太无聊、太痛苦了,慢慢遗忘吧。

 

西毒对我说过:遗忘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再去想它。就给自己找些事来做吧。

 

所以我又开始替人杀人了。

 

杀了多少人,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最后的一次。

 

对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帮马贼,多少人,我不知道。那时我也快三十岁了。因为我的眼睛越来越差了。只有在中午的时候才可以勉强看见一些。

 

还好,比方是中午来的。战斗开始了,我不记得当时我杀了多少人,我只知道对着每一个灰色的影子,挥舞着手中的利剑。离开桃花后,这就是我表达我情感的方式。很久没有这样痛快过了,我一边打着杀着,一边笑着。突然太阳被一朵云挡着了,世界在我眼着黑了,我知道我过不了这一关了,干脆就死个痛快吧。我把两手左右展开,像雄鹰的翅膀,升长着脖子,高昴着头。这时一把锋利的刀,划过了我的喉咙,刀身冰凉,我还感觉他是左手用刀的。血从伤口喷了出来。记得十四岁练剑时,遇到的那个江湖中人给我说:如果手法够快,刀划破喉咙,血出里面喷出来的声音像吹风一样,很好听。没想到第一次听到的,就是我自己的。

 

我身前经历的场境在我眼前快速的翻动,我看见了我杀死的那屠夫,我看见了桃花娘出嫁时的红衣,看见了桃花在河中洗澡的样子,看见了黄药师手中的女儿红,也看见了那把割破我喉咙的刀。
我倒下了,我世界黑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可以看见了。我飘在刚才我战斗过的地方,下面是我的尸体。马贼早就散去了。

 

这样过了几天吧,有个人来了,我不认识,他把我尸体拉到沙漠边上,一个风景好的地方埋下了,再在坟边种了株桃树,埋下了一罐女儿红。我明的了,这是黄药师做的。我远远地看到黄药师,向我这方向上了一柱香,倒了一杯酒。我只知道,那杯是女儿红。

 

远处的小路上出现了一个人影,在我死后,这条路上没有出现过几个人。从她的身影我可以看出,她是个女的。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桃花。这时,黑白无常也突然出现了,我奇怪的问:我的时间已经过了,你还来?黑白无常说:我不是来带你走的,而是你的时间不多了,我想知道你的心愿满足了没有?我看着那个因为劳累而步履蹒跚的女人说:我的心愿一定会现实的。

 

那女人近了,而我的身体也越来越轻了。我知道,我只有片刻时间了。她的脸庞终于清楚了。我认出来了,她就是桃花,让我魂牵梦萦的桃花。这一刻我满足了。我这生没有什么可惜的了。世界在我眼前越来越模糊了,我听到黑白无常最后问了一句:值得吗?我笑了笑:我有得选吗?我在人世流下了最后一滴泪,在我坟前,桃花树下。

 

 

我来说两句】 【发送给朋友】 【加入收藏】 【返加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中搜索 坟·桃花·女儿红

 ■ [欢迎对本文发表评论]
用  户: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关于我们 / 合作推广 / 给我留言 / 版权举报 / 意见建议 / 广告投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1-2003 Allrights reserved
e_mail:站长:webmaster(at)lihuasoft.net
网站编程QQ群  
京ICP备05001064号

页面生成时间:0.01108